<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无相仙诀(齐氏小白) > 第九章凝气一层

第九章凝气一层

        这段时间的修炼,苏溶虽然并未取得成功,但是已经能够将吸入的灵气全部堆砌在督脉的附近,包裹着督脉,一点点的深入进去,存储一点。只要灵气流失,便立刻用大堆的灵石重新补充。

        他的目的,竟然是靠量取胜,靠无穷的灵气使得渗入督脉之中的灵气渐渐壮大起来,快速成功凝气。

        他是如此的疯狂,如此的大胆。

        或许,从来没有一个人有过这种想法。自古以来,所有仙修之人都是循规蹈矩,稳步前进。

        苏溶的做法,是成功,是失败,无人知晓。

        岁月流逝,渐渐接近冬季,整个云宗五峰外出的弟子也减少了下来,躲在自己的修炼之处专心修炼不再外出,似乎就算是修士也不愿身处寒冷之?#23567;?

        苏溶拜师严宽的经历原本是非常值得谈论的,刚开始一段时间确实也是宗门中谈论的焦点。但是严宽师叔为人亲?#23567;⑿愿?#21644;善,苏溶又行事低调,整日在自己的小院修炼。久而久之,人们谈论的兴致也淡了下来,很快将苏溶忘之?#38498;螅?#19981;再关注。

        有日早晨天气还算不错,苏溶修炼一夜、精神抖擞的出去跑?#21073;?#22312;山底的树林之中偶然遇见了罗浩,不知他在做什么。他也没多问,前段日子从别的弟子手中换来了一个储物袋,将属于罗浩的那部分装了起来,现在给了罗浩。

        二人寒暄了一会,苏溶便起身离开,返回了自己的住所,此后也再未见过罗浩。

        一直以来,一茗院中的师徒二人,师父早出晚归,弟子闭门不出,竟是如此有趣。

        冬日的时光似乎很短暂,转眼已是过去一半,苏溶渐渐有了感觉,他能感觉到自己督脉之中的灵气数量在缓慢的增加着。

        直至一日夜间,连云山脉飘飘洒洒?#21335;?#36215;了雪花,越下越大,最后变成了暴雪,似要将方圆万里之地全?#31185;?#19978;一层白色的地毯。南域虽然气候温暖,但下雪也不是什么稀?#31508;攏?#20113;宗之人倒也是见怪不怪。

        当然,外面的银装素裹、万里雪飘的美景,苏溶并不知道,一整夜,他在修炼。

        或者更准确的说,已经有将近十天苏溶都没?#26032;?#20986;过自己的房门一?#21073;?#22362;持不断的修炼。

        时间刚过卯时,太阳已经跃跃欲试,想要升起向世?#33487;?#31034;自己的雄风。天际的边缘,渐渐泛起一丝白肚,周围也是渐渐的不再黑暗,转而变成了青色。

        早已有大批的弟子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尽情享受着今年的第一场雪,肆意的奔跑玩乐着。这一刻,他们不再是修士,如同凡人子弟一般,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之情。

        其实说到底,这些年轻的弟子年纪也不过十三四,十七八而已,尚且是个孩子。

        也有一些情趣高雅的,或是独自一人或是结伴而行,在山峰之巅?#23395;?#33258;己的一席之地,欣赏这雪夜里东升而起的太阳,观看美丽到极点的日出景色。

        天空越来越亮,太阳已是露出了大半个身躯,还没有?#21069;?#21050;眼,散发出土黄色的亮光。渲染着周围的天空,附近的云彩,也跟着变为了黄色、暗红色,展示着自己的妖娆。而大地之上,肉眼看去,不再有万物的颜色,只有白,浓郁热情的白色。

        卯时将尽,太阳终于完整了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悬挂在天空与大地的?#25442;?#22788;,散发着无尽而又炽烈的光芒,?#28872;?#25972;片大?#21073;?#36865;来生机勃勃的温暖。

        山中是一片热闹的景象,房中则是一种紧张的气息。

        苏溶的周围,已经铺起一层小拇指粗细那么厚的?#39029;荊?#20182;本人也是灰头?#20142;常?#21482;有身前围绕的灵石,因为呼吸而上下而起的胸脯,证明他?#22815;?#30528;。

        “不够,再来。”?#38498;?#20013;怒吼之时,苏溶双眼紧闭,双手从储物袋中拿出更多的灵石围在自己的周围,供自己使用。

        督脉之中,灵气已经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一股银针般粗细的气流。

        “还不够,还差一点,再来。”?#38498;?#20013;又是一声怒吼,周围又是多了一堆灵石。

        如此动作,苏溶已经重复了五次,身体周围已经被灵石堆起一座一尺高的围?#21073;?#23558;他环绕在中间。底部的灵石灵气正快速的被吸收,疾速的枯萎下来。

        他已经不知道使用了到底多少灵石,他要做的,就是尽快凝气,踏上修炼之?#23613;?

        就在太阳快要升起的时候,一茗院附近的灵气游荡了起来,朝着苏溶的房间涌去,形成一窝小小的灵气风暴。只不过毕竟是灵气入体而已,也没有?#21069;?#24378;?#36965;?#20498;也没有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只有严宽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看着左侧厢房,也就是苏溶的房间,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浓浓的赞赏。

        终于,就在太阳完全升起,光耀大地之时,苏溶的督脉中终于形成一?#23665;?#33033;一般粗细的灵气流,游走在督脉之中,转化为苏溶自身体内的灵力,与此同时,苏溶的头顶冒出一股白色的气体,?#24378;?#20013;也喷出一股白色气体。

        ?#38738;輳青輳青輳?#21709;起一片清脆的声音。苏溶睁开了双眼,被全身如炒豆一般的脆响吓了一跳,定了定自己的心情,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26131;?#19968;片黑色的结晶,散发着一股臭味,很是呛人,而自己的身体周围则是布满厚厚的?#39029;尽?

        苏溶坐在那里,?#38498;?#20013;回忆着自己这小半年来的一切,似有感悟。这凝气一层就是修炼者在督脉?#34892;?#25104;自己固有的灵力,使得自身与天地相通,受天地恩赐,从而真正的踏入修仙之?#22330;?

        而这全身黑色发臭的结晶,就是自己踏入凝起一层时身体经过天地灵气的?#33041;?#32780;祛除的?#21448;尽?#36825;也和武修大体相同,自己?#31508;?#25104;功易筋,练出内气时也是这般景象。

        二者虽然?#33041;?#36523;体的部位不一样,修仙是?#33041;?#34880;肉,武修是?#33041;?#39592;骼筋脉,但本质是一样的,就是让所修之人更加的适合修炼,能够轻易的融入到天地之间。

        ?#20102;?#20102;一会,苏溶没有使用严宽留下的灵力,而是试着指尖散发出一丝灵力涌入了自己的储物袋,噗嗤,储物袋打开了。

        苏溶大笑了起来,“成功了,我苏溶虽说道修?#25163;?#20013;等,却用如此方法成功凝气,也算侥幸了。”

        只是看了眼储物袋中的灵石,苏溶却是没了笑意,转而变为了满脸的悲伤和痛苦,“天呐,怎么用了这么多灵石,估摸着怎么也用了一千多颗吧,要是日后修炼都是如此,可?#19968;?#19981;得因为巨大的灵石消耗活活气死啊。”

        “再说了,我去哪里搞这么多灵石。”苏溶咒骂着,气愤自己的挥霍。

        正懊恼之中,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空间戒指中还有好多灵石,只是如今尚且打不开,但是日后重修武道、成功练出内气,就可打开戒指,他又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出去外面透透气。”苏溶一跃而下,推门走了出去,却看到了不同于往日的景象。

        “下雪了,很久没有见过下雪了,绝情谷中也不曾下过雪花。”苏溶走下了台阶,站在门前观看美景。

        驻足发愣之中,苏溶的?#38498;?#20013;,童年时候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在雪中玩雪仗打滚的场景跃了出来,那时的他是多么的无忧快乐。

        只是一切随着那个痛苦的夜晚化为泡沫、一切不再,熟悉之人全都离自己而去。

        “啊——”苏溶发出一声巨嚎,噗通一声跪在了自己的房门前,无尽的痛苦?#23395;?#20102;他的全部身体和思想。

        他的头颅上扬,双眼紧闭,双眉紧锁,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刺入自己的?#20013;模?#36523;体则是颤抖着,?#26263;?#23064;,师姐,佳铭……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啊。”

        他的嘴唇轻轻的叫着,这一刻不再有凝气成功?#21335;?#24742;,有的,是对故土故人无尽的思念。

        “你们放心,我定会为你报仇。”他轻叫着,眼角划下了泪珠。

        原本站在自己门口的严宽,想要恭喜自己的徒弟,却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自己的爱徒是如此的痛苦和伤心,他不禁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何事,苏溶如此聪明之人竟然会被刺激成这样。

        他走了过去,抬手之间形成一道灵力结界,将一茗院包裹了起来,他不想自己徒弟的事情被其他人看到。走到苏溶的身前,他抱住了苏溶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莫慌,有为师在。”严宽安慰着苏溶,眼神之间满是怜爱。

        “师父,啊,师父。”苏溶这才注意到严宽,紧紧的抱着他,放声大哭了起来。

        ?#30333;?#21543;,回房间去。”出口间,师徒二人消失在了雪地之上,出现在了严宽的房间之内。

        他并未开口,他在等待徒弟散发自己内心的痛苦,等待他的主动诉说。

        许久,苏溶这才停止了哭泣、回过神来,双眼通红的看着严宽。与此同时,变回了自己的本来面貌,展现在他的面前。

        严宽惊呆了,他竟?#28216;?#30475;出苏溶使用了易容术,而且最重要的是眼前之人似曾相识。(http://www.qgu.tw/book/106542.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