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筆趣閣 > 黑巫師朱鵬(狂翻的咸魚2) > 第五十五章:中州攻略,海棠春睡

第五十五章:中州攻略,海棠春睡

        巨大,這本身就是一種力量的最直觀體現。&1t;/p>

        巨人族的劍圣施展一個劍刃風暴,那就是碾碎一切殺戮颶風,擋者披靡,萬象俱滅,這一切一切的形容放在其身上都不夸張。&1t;/p>

        若是半身人拿著自己的短小匕施展一個劍刃風暴呢?&1t;/p>

        恐怕被一個高大強壯的獸人以手抵住腦袋就無法再進一步了,當然,各有各的優勢,半身人是天生的盜賊,他們靈敏的味覺也讓他們成為天生的美食大師。而絕大多數獸人想進階靈敏側的職業都不大容易的,并且它們普遍也沒有半人身那么受歡迎。&1t;/p>

        回歸戰斗中,域外魔神完全體降臨,那龐大如山般的體量為它帶來極為巨大的血量與防御力優勢。&1t;/p>

        然而當那周身燃燒著紫焰,與其體量近乎相當的對手出現時,這混沌污穢的巨大魔神頓時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1t;/p>

        縈繞紫焰的巨大畫戟斬殺出一連串剛猛豪烈近乎不可想象的可怕殺招,畫戟尖鋒處的恐怖殺戮之力,似可弒殺鬼神,撕裂擊碎一切之阻礙。&1t;/p>

        之前,若沒有其它幾位真君的糾纏與拖延,朱鵬沒有余地在這險惡的戰場上優哉游哉得向通幽白骨珠內無限注入法力,也就召喚不出這可怕的幽紫色鬼神般的武者。&1t;/p>

        當然,反過來講,除朱鵬可以憑借絕品金丹“九黎道魔”無限于虛空當中提取純陽法力之外,其它人,即便是功力最為深厚的元嬰中期修者皇甫神兵,恐怕以他的真元法力也最終填喂不出這樣極度可怕的存在。&1t;/p>

        幽紫色的鬼神武者接過大部分對抗域外魔神的壓力,此時此刻在其中央核心處,朱鵬被包裹在一圈能量中,他單手握著已經燃燒漂浮起來的通幽白骨珠,同時成瓶成瓶的往自己嘴里倒補充真元法力的靈丹,也就是自己體魄好,抗性強,若是一般的金丹宗師,就僅僅只是這樣往嘴里倒藥就能走火入魔、爆體而亡。&1t;/p>

        鬼神武者那豪邁剛烈至不可想象的狂暴攻勢,是以朱鵬提供的巨量能量為憑依的,而壓著一個本體降臨的凡階域外魔神狂斬,這需要的海量真元量完全是可想而知的。&1t;/p>

        “神兵域,擊殺!”&1t;/p>

        “血殺域,十倍狂暴!”&1t;/p>

        皇甫神兵高高飛起,擴張元嬰神通域,在一片金色的光焰當中他手中的一對純金屬短矛脫手,于其四周幻為一根又一根的鋒利短矛。&1t;/p>

        皇甫神兵的本命法寶是他那一身從不離體的重型鎧甲,像這類鎧甲型的本命法寶在修仙世界中非常少見的,因為本命法寶不是頂級至少也該是件上品,而鑄一柄劍的用料同鑄一柄同品質鎧甲的用料,差得可不是一點半點。&1t;/p>

        正常一件本命法寶都足夠金丹宗師傾家蕩產,上百年緩不過來了,鎧甲這一類的法寶怕要貴十倍左右,一般的金丹宗師哪怕想買也根本買不起、等不起。&1t;/p>

        但皇甫神兵買得起,這件頂級法寶“天罡”重型甲衣他從金丹宗師境時就開始祭煉了,時至今日已祭煉數百年,攻防一體、真元法力儲備外加被動恢復傷勢,令皇甫神兵強得簡直就如同一移動堡壘,更令他坐穩萬里軍皇山第一高手位置。&1t;/p>

        整個幽州域除寥寥幾人外,無人被其放在眼里。&1t;/p>

        此時此刻,神兵域完全展開,在天罡神甲的供能之下,無窮無盡得光雨流星砸落刺下,那磅礴兇猛的火力恍若21世紀的東風導彈群洗地,與幽紫色能量體鬼神武者共同合擊域外魔神完全體。&1t;/p>

        同時爆的還有與皇甫神兵配合極默契的兇豺真君,他的血殺神通域同樣十倍擴大,殷紅能量濃稠若血,這頭恐怖嗜血的兇豺自雙手臂上浮現出一對黝黑得金鐵利爪。&1t;/p>

        他沒有皇甫神兵那么壕無人性,本命法寶僅僅只是一對泣血神爪,連利爪帶臂甲部分,不僅僅是攻伐銳利,并且嗜血吸血無雙,可以憑借高的攻擊力自受傷的對手身上反哺自身生命力,由此形成一種動態的攻守平衡。&1t;/p>

        泣血神爪,如此功效簡單卻兇惡絕倫的本法法寶,非極度瘋狂彪悍之人無法完全駕馭。毫不畏死是駕馭它的基本素質,狂野的攻勢當中透出的狡詐與理性,才是最為重要難得的部分。&1t;/p>

        因為那域外邪神周身擴散得龐大邪惡混亂感,青鱗真君水遙有點不大敢把自己的龍珠祭出來,那畢竟僅僅只是一顆蛟龍之珠,并無真正龍珠的強橫傲岸,不畏邪穢之力。&1t;/p>

        好在作為半妖,除龍珠以外水遙還有一件本命法劍,只是她大部分的時間精力都用來祭煉龍珠了,因此這柄滔天分海劍的祭煉程度相當之低,威力有限。&1t;/p>

        伴隨著水遙法力傾注,兩指半寬的法劍一掃,虛空當中波瀾涌動,橫攔劍氣斬殺掃落,卻也只是側應,青鱗真君水遙的實力在在場所有人中,僅與朱鵬相當,問題是朱鵬明明弱她一個大境界。&1t;/p>

        在巨獸的嘶吼咆哮中,幽紫色的恐怖鬼神開始潰散,倒并非是它打輸了,而是朱鵬的真元法力已經開始供給不上,這通幽白骨珠的完全體鬼神召喚,根本就不是一名金丹宗師境修者該玩的。&1t;/p>

        先是巨大的鬼神畫戟漸漸消散,武者能量體不得不與域外魔神赤手相搏,緊接著人形都無法再保持,半空當中出現的漸漸是一巨大的能量骷髏半身,被異化巨象般的域外魔神側身猛撞一擊,在能量骷髏半身完全崩潰之前,朱鵬卻也成功脫身而退。&1t;/p>

        接下來的這一仗就沒有自己什么事了,若是皇甫神兵、葉輕眉老師他們還搞不定,那剩余的力量肯定是用在自己掉頭逃跑上面。&1t;/p>

        好在,這種最極端的惡劣情況并沒有生,剛剛被召喚出來的鬼神武者完全體為戰斗積累下足夠巨大的優勢,皇甫神兵的神兵域完全展開,萬千神兵利器恍若無窮無盡一般向下涌落刺殺著。&1t;/p>

        那頭域外魔神也想將高空中的皇甫神兵擊落下來,然而近身廝殺兇暴無比的兇豺與青鱗真君水遙糾纏著它,每一道神兵攻擊都切割下它一部分血肉,作為不被尋仙世界位面意志允許其存在的域外魔神。&1t;/p>

        那些分散的血肉于半空當中迅得化為光粒融化消失了,就如同之前被朱鵬、水遙聯手擊殺的紅綠鱗巨蛇一般。&1t;/p>

        就在這時,天空當中云氣席卷成極巨大得漩渦波濤。&1t;/p>

        下一刻一道纖長銳利巨大的青色劍氣自天而降……元始魔門元嬰劍修的葉輕眉終于殺招,天遁神通劍,甚至于自身的元嬰神通域都被她完全化入這劍招當中了,劍壓之勝,其勢之銳,甚至足以威脅到化神境修士。&1t;/p>

        在這個劍修傳承已經沒落的位面世界,葉輕眉依然有著古代劍修煉氣殺筑項,筑基斬金丹,金丹戰元嬰,越階挑戰的才情與鋒銳,這般的人物與劍道,恐怕尋遍整個尋仙世界也沒有第二個了。當然,正在裝慫的某人不算,他修煉的年頭遠遠比葉輕眉更長,同時也壓根就不算是本世界的人。&1t;/p>

        如果僅僅只是天遁神通劍,恐怕也僅僅只能重創下方這龐大而強橫的域外魔神,逼得它因傷退去,甚至再不敢窺視于這個富饒美好的世界。&1t;/p>

        然而,在天遁神通劍劍身那縈繞的金光中,卻是天道神機宗大長老白紀吐血加持上的氣運神通,這老頭算得卻是很明白的,眾人篳路藍縷、舍生忘死一路殺到這里為的是什么?&1t;/p>

        可能皇甫神兵與兇豺真君這兩人真的單純是為了屠滅南疆蠻族,但自己,元始魔門、天涯鎮海閣可是同南疆蠻族沒仇沒怨啊……我等前來所求者,僅僅只是利益,是掃滅異族,獲此方天地青睞、注視的人道氣運。&1t;/p>

        那么,還有什么,比直接天意注視下斬殺這域外魔神,更能獲得青睞,更能得到氣運的?&1t;/p>

        白紀以自身道心牽引天心,拼著元氣大傷也要將混沌的天意在這一刻硬拽過來,同時附著雄渾氣運于葉輕眉這一劍之上,務求其必殺、必勝、必死,必然能殺得域外魔神萬劫不復,潰散反補于本世界位面。&1t;/p>

        吼吼吼吼吼吼!&1t;/p>

        金色氣運光暈籠罩之下,那巨大無鑄的青色劍氣光柱一斬而落,劍氣透腦而過,幾乎將這巨獸得身軀切開三分之一,然而這家伙似乎并沒有什么絕對的要害可言,它猶掙扎著不肯死去。&1t;/p>

        ………………&1t;/p>

        近乎三分之一的身軀都在消融潰散、反哺于這片天地世界,連番受到重大的打擊之后,這位真身降臨的域外魔神身后開始有一輪黑紅色的空洞出現,這家伙開始萌萌得向后蠕動,卻是現自身倚仗的所有能力都對這些能量強度驚人的小肉人無效,打算跑路了。&1t;/p>

        事實上這頭凡域外魔神的實力強度是達到凡水平線的,其它能力不談,就僅僅只是它周身籠罩著的那圈混亂靈氣,事實上就足以讓它橫行絕大多數諸天位面世界了。&1t;/p>

        普通人只要感受、注視到它,就會陷入強制性瘋狂,這里的普通人指的是三階以下包括三階的一切生命體。&1t;/p>

        哪怕是傳奇生命體,過于長久的與它戰斗,精神也會不堪負荷最終瘋掉,徹底瘋掉那還是好的,最恐怖的是其中有一些還殘余著部分理智的半瘋子,他們就會成為邪神的倀鬼,然后再會做出什么事就不是正常人可以預料的了。&1t;/p>

        在被混亂靈氣卷入瘋狂的那一刻,這個人事實上就已經死掉了,哪怕是有大能為其沖刷意識,恢復清明,在那具軀體上誕生的也僅僅只是一個新的意識,新的生命而已。&1t;/p>

        這僅僅是混亂靈氣,這家伙的肉搏能力也相當不弱,甚至連兇豺真君都被其擊傷,當然,這也與兇豺真君本身的獨特戰法有關。并且其皮糙肉厚,朱鵬估算,三五個四階禁咒都未必放得翻它,葉輕眉師尊的天遁神通劍雖然厲害,但能夠產生此時此刻這樣夸張效果的,事實上卻要大半歸功于白紀老頭。&1t;/p>

        這老頭以道心凝聚天心意志,將尋仙世界的位面意志注意力給硬拉過來了,此方世界開始瘋狂排異凡階的域外魔神,再疊加上它被天遁神通劍斬出的重傷害,因此最終效果才會如此之好。&1t;/p>

        一般的對手面對這種域外魔神/邪神,打打不動,驅逐驅逐不掉,用不了多久就被混亂靈氣侵蝕到瘋狂了,或者更慘一點,半瘋,成為奴仆。&1t;/p>

        然而在面對修真文明體系下的強者時,修真者的精神力hp全部都高,混亂靈氣這個大殺器一旦被廢掉,這種域外魔神長得很兇,但實際戰斗力并不怎么樣,成也混亂靈氣,敗也混亂靈氣,因為這種能力的存在它們不需要太過卓越的戰斗力,一個勁堆自身血量防御,讓自己能夠拖得更久些也就可以了。&1t;/p>

        此時此刻,巨象頭章魚嘴的域外魔神被瘋狂輸出得再也扛受不住了,身后有空間裂縫出現,它開始萌嘟嘟得往后縮。&1t;/p>

        然而白紀、皇甫神兵等人卻化身兇豺了……讓你跑了,我們此行的收益就得折損掉八成,獲得天地氣運加持的機會很多嗎?&1t;/p>

        曾經有一門古功法,叫作修神天薦章,也就是說如果修煉神道者如果獲得天功加持的話,修煉度之快,威力之大,好處之多,都難以言述。&1t;/p>

        相比修神法門,修仙想要獲得天功的難度就太大了,但一旦獲得同樣也是助益多多,不可放過。&1t;/p>

        見那域外魔神要退,皇甫神兵、兇豺等人都更加瘋狂得阻攔并輸出,但像這一類域外魔神主修的就是血量與防御,一時間盡管血肉橫飛,虛化的能量顆粒四處分散,但眾人就是無法阻止其退縮的腳步。&1t;/p>

        此時此刻那象頭雙眼都已經是眼淚汪汪了……娘,我要回家,外面世界的怪叔叔、怪姐姐們都好可怕啊!嗚嗚,這個世界的土著好恐怖,好可怕啊,太嚇人了。&1t;/p>

        “既然來了,還是永遠留下的好,不然你回去一說我們招待不周,以后再沒有來的了,我們上哪里收天功去?”伴隨著一道清朗的話語聲,一條銀白色的長袖橫掃,頓時衍化為萬里云海,其中央處有一輪深紅色吞滅萬象,巨大的吸扯力頓時控制住想要回家的域外魔神。&1t;/p>

        此時此刻,施展的這般手段,不是朱鵬又是何人。雖然他剛剛退后時,其一身真元法力已然耗竭了,但九黎道魔金丹最恐怖的就是這一點,無限回復法力,不過稍稍得一點喘息時間就已經讓朱鵬恢復回一部分法力,此時此刻他一掌拍出,吞天食地!&1t;/p>

        那龐大如山,胖墩墩得域外魔神以自己的觸角肉須抓著一切可抓之物,然而并沒有什么用處,它本來就已經受重傷了,此時此刻還在被四周的四階元嬰境大修士圍攻著,再被朱鵬以袖里乾坤神通釜底抽薪,在他的大袖之內,已經開啟的青金色九黎古鼎內熾烈火海燃燒著,就連地煞真火都在咆哮。&1t;/p>

        真火有靈,它也能夠感受到,自己若吞噬掉這域外魔神,便可以晉升天罡極火。&1t;/p>

        流云飛袖-袖里乾坤之下,云海生滅,水龍飛騰,雙方倒還在僵持著,但那剛剛被域外魔神撕裂開的空間裂縫卻等不及了,在世界的修復力下它慢慢愈合著,在那域外魔神絕望的嘶鳴聲中,閉合。&1t;/p>

        到這一刻,那頭還死命堅持著的域外魔神也完全絕望了,在巨大吞噬力的收攝束縛之下越變越小,最后完全被攝入九黎鼎內。&1t;/p>

        “嘩啦”一甩衣袖,朱鵬人于半空當中閉目凝氣,只見他右手那銀白色的大袖恍若狂暴暴雨中的風帆一般嘩嘩扯動著,但在片刻之后這種現象就逐漸平息了,甚至是比當年煉化那頭四階深淵大惡魔要容易得多,一方面這頭域外魔神的求生意志并不及那頭深淵大惡魔惡魔獵人那么強,而另一方面,卻是它被攝入九黎鼎中時,就僅僅只剩下一口氣了,朱鵬不過是最后搶頭補上了一刀而已。&1t;/p>

        在一片狼藉得戰場上,四周人圍繞過來,朱鵬一甩衣袖,青金色的九黎鼎飛出,當著眾人面前開啟,然后傾倒出一大團、一人高像是果凍似的半透明青色物體。&1t;/p>

        然后九黎鼎當著眾人的面飛旋一圈,火光映照,卻是朱鵬顯示自己并沒有私藏,然后鼎蓋再次閉合鎖死,飛回到朱鵬的右手衣袖當中。&1t;/p>

        天功氣運,只要參加這一役的人都有分成,那只看天意如何了,但這五階凡域外魔神,隱隱相當于化神境修者生命體被擊殺后的遺留,卻要想一下怎樣分潤。&1t;/p>

        “其實,相比具體怎么分,我更好奇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在之前戰斗中反復激潛能幾次的兇豺,此時此刻臉色一片蒼白,不過他在吞服丹藥過后似乎也并不怎么在意,南疆蠻族已滅,域外魔神血祭傳承已絕,積壓于心頭數百年的恨意消去,令兇豺真君此時此刻整個人輕飄飄得,世人皆言復仇的滋味兒苦樂參半,但兇豺真君卻只覺得是無比美好,血仇報后,他方才覺得自己真正是個人。&1t;/p>

        “像這種天外之物,誰能立刻告訴你有什么效果?不過肯定是好東西就是了,地煞真火之下殘留的生命精粹,必然非凡。”白紀老道繞著半空中那團大果凍轉上了數圈,想要碰觸卻終究沒敢,許多寶物只要沾上人氣就價值立降,他不想也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險。&1t;/p>

        “這種質感,應該是靈藥而并非是煉材,我們胡亂猜測也沒個準頭,東西放在白長老那里,在各宗的靈藥師作出檢測評估之后,再下定論吧。”朱鵬伸手把湊到青色大果凍旁邊,眼看著就要伸出舌頭舔一口的青鱗真君拉開。他也知道這小家伙在向自己賣萌,雖然的確很萌,但我已經一個道侶一個侍妾了。&1t;/p>

        “好,就放在天道神機宗,靈藥師完全檢測之后,我們均分之。”在場修為最強的皇甫神兵對此事定下基調,而在這個時候,四面八方的六十四重域外魔神秘境都已經消散掉了,至此,伐山破廟的修仙界大計劃告終,以一種還算圓滿完美的結果結束了。&1t;/p>

        ………………&1t;/p>

        或許,天道神機宗白老道的氣運之說,確有道理。&1t;/p>

        幽州域這一邊剛剛才剿滅南蠻文明,還不等其揮師北進,冀州那一邊原本傳聞中嚴重無比的魔災就被鎮壓剿滅了。&1t;/p>

        各州修士在分潤到足夠的好處之后,各回各家,當然,冀州修仙界的元氣沒個三五百年是別想恢復了,基本上也從天下中州之爭中,被徹底剔除掉了。&1t;/p>

        尋仙世界共有九州,相對來說幽州、冀州乃至于秦州都算是比較偏遠偏僻的州域,青州相對離近中央,但中州之名也沒有它的份,中州數千年來都是祖龍州的專稱。&1t;/p>

        但現在大形勢上卻不一樣了,整個尋仙世界從中位面墜落,中州祖龍承接天下氣運,亦受天下之不祥。&1t;/p>

        尋仙位面世界的整個墜落,祖龍州是有責任的,并且墜落之后此州的受損也是最重,再稱其為中州,天下修士的心中就有那么些不情、不愿、不痛快了。&1t;/p>

        現在的局勢是,誰能晉升化神飛升上界,證已道而挾天地以脫,哪個州的修士能夠做到這一點,哪個州域就配被稱為中州,承接天下氣運。&1t;/p>

        尋仙世界如果從下位面世界重新晉升回中位面世界,那么地理形勢大規模變化是非常正常的,沒準在晉升之后,東海之下便有大6升起,令原本的天下九州變成天下十八州、二十八州。&1t;/p>

        若是可完成此事,承接大運,也許就是整個宗門乃至于自身的升華,時勢造英雄,但同時也英雄待時勢,整個尋仙世界看清楚天下形勢的高階修者,不少人都憋著一股勁,想要往上一沖。&1t;/p>

        當然,像這樣的大勢暫時同朱鵬沒有什么關系,那是厲若海,至少也是皇甫神兵這個境界的修者才需要在意的事。&1t;/p>

        東海回春島上,天光大亮。&1t;/p>

        于寬大得軟塌之上朱鵬睜開雙眼,歐陽紅袖正在自己身旁如同小白羊般蜷縮酣睡著,她紅紅得小臉嬌俏可愛,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1t;/p>

        側身注視著,想了又想,朱鵬還是放棄了這個動人心魄的念頭,昨晚自己已經咬了很多口了,現在小紅袖身上到處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跡,昨晚已經欺負哭了,卻是不好再欺負她了。&1t;/p>

        不著寸縷得走下軟塌,四周自然有侍女紅著臉輕手輕腳地走上來為朱鵬著衣,朱鵬是那種并不適合穿衣服的類型,他面貌平凡頂多僅僅只算是泛泛,然而其身軀肌肉細條流暢結實,卻充滿一種雄性的陽剛與健美,宛如藝術品雕塑,卻更加富有充沛生命力。&1t;/p>

        “你們退下吧,這里由我來。”就在這時,素云子走入進來,她輕聲揮退了兩名侍女,親手為男子著衣。&1t;/p>

        看著一側寬大軟塌上的歐陽紅袖還在呼呼酣睡,修長玉腿顯露可以說是半分的儀態都沒有了,然而這樣的姿態卻讓素云子艷羨無比。&1t;/p>

        說來簡直可笑,已經成為六極回春府的二夫人許多年了,然而自身卻還是處子之身、紅丸未失。&1t;/p>

        若非眼前男人每次返回后,歐陽紅袖隔天都會滿足于極,嬌艷生輝,素云子簡直就懷疑眼前這個男人是不是更喜歡**一類。&1t;/p>

        “你不需要親自做這些事的。”雖然說話,但并沒有轉頭,朱鵬任由纖纖白皙的雙手為自己著上衣袍,然而他自己卻翻動著一卷卷的書冊,在對待知識這一點上,修真者與巫師極盡類似,任何一名強大的巫師/修真者,其知識儲備量都必然是恐怖無比。&1t;/p>

        只是修真者更喜歡把自己對于知識的領悟融入功法當中,與天地相合,而巫師更愿意創造出造物,驗證所學。&1t;/p>

        而在這個意義上來講,修真者對于自身的改造,其實比巫師更加瘋狂,只是著手在功法之上,不容易被體現出來罷了。&1t;/p>

        “妾身是君上的侍妾,未有過任何功勞苦勞卻享受著君上的恩澤,因此總想為您做些事情。”那雙雪白柔美的雙手在胸膛上滑動,然后被朱鵬按住了。&1t;/p>

        “……好好修煉,你自己也說了,這么多的資源供你享用,但六十年后的今天你也不過才金丹中期,這進度未免有些慢了。”轉過身,用手中的書冊輕輕拍打了一下素云子的頭,以示不滿。&1t;/p>

        朱鵬之所以不肯吃掉眼前這顧盼生輝堪稱是風華絕代的美人兒,一方面是因為自身的元嬰神通域尚未琢磨完全,另一方面就是因為素云子的功力未免太弱了,顛鳳倒凰丹提升至金丹巔峰境時,采補雙修獲得的助益方才是最為巨大的。然而,朱鵬卻并沒有注意到,因為自己剛剛這句話語,前一刻還眼若春水,滿含情意的女修眼中,瞬間閃過一片的陰暗……&1t;/p>

        (修為,修為,還是修為……功力,功力,盡皆是功力。我在你們這群人眼中終究僅僅只是一個供你們采補煉氣的鼎爐……連一絲一毫的情愛溫柔,都不肯給我?)如果僅僅只是心意變化,朱鵬可能感受不到,但在情態上素云子終究還是展露出一些不滿。&1t;/p>

        朱鵬諜影巫師出身,對于她的情態變化終究還是感受到了。&1t;/p>

        轉身注視素云子片刻,看得她都有些害怕,然后,朱鵬放下手中的書冊輕輕嘆了一口氣。&1t;/p>

        “我以為經歷了那么多事,素云你已經想開了,沒想到原來你還是放不下。”&1t;/p>

        朱鵬的話語,漸漸嚴肅的情態令素云子臉色慘白起來,她終究還是恐懼于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的,六極真君的勢力,回春府的龐大財富,現今的穩定與完全,都是素云子無法放下的。&1t;/p>

        “你可能認為我娶你作妾,想要的僅僅只是你的元陰……但事實上當年若是沒有心動過,我直接把你調教為鼎爐就好,又何必給你回春府二夫人的尊榮與一切?”&1t;/p>

        “無論有沒有你的元陰紅丸,我都可以晉升元嬰境,我那么在乎你的功力修為,不是我想從中獲得多少好處,而是我擔心你得不到多少好處,未來再無踏足元嬰境界,與我雙,與我共享仙福的機會。”原本想要說雙宿雙飛,但眼角一掃想起床上還躺著一個呢,朱鵬趕緊置換了一個詞匯。&1t;/p>

        身形上前,讓素云子不能低頭,不得不直視自己的目光,直到將自己的身影完全銘刻在她的眼底里。&1t;/p>

        紅霞自那白玉般的小臉上升起,女修掙扎開有些狼狽得退去了,但明顯沒有剛剛那么幽怨了,她僅僅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夫君對自己毫無感情,僅僅只作為一利用工具而已。&1t;/p>

        (以我現在的演技水平,如果回到21世紀一定能以卓越演技進軍演藝圈。)重新拿起一旁的書冊,朱鵬一邊翻看一邊在心中冷笑。&1t;/p>

        對于素云子他是真的沒有多少感情的,剛剛那番話當然也僅僅只是騙她。&1t;/p>

        但女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她們會把自己藏在一個自身搭建的夢境里,誰敢破壞這夢境誰就是她的敵人,哪怕素云子明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并不愛她,但她依然會希望朱鵬欺騙她,然后她再欺騙自己,這樣夢境就不會崩塌,她就會感到幸福。&1t;/p>

        在地球的21世紀,一個五六十歲的婦女,夢境大多已經崩塌得差不多了,這樣的女人往往會變得肥胖、兇悍、蠻橫,事實上已經不能再稱之為女人了,她們僅僅只是一群與男人生死結構不同的雄性,甚至更加現實且強悍。&1t;/p>

        而在仙道修真文明世界則不同,女修只要還保持著自己的美貌,往往就可以保持一顆不老的少女心,哪怕……她已經數百歲了。&1t;/p>

        既然已經迎娶素云子,哪怕是欺騙,朱鵬也希望可以讓她幸福,并非全是因為利益,而是朱鵬此人性情如此。&1t;/p>(http://www.qgu.tw/book/1127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gu.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engyan.org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