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筆趣閣 > 東晉北府一丘八(指云笑天道1)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草原人心如虎狼

第九百六十二章 草原人心如虎狼

        劉裕的臉上肌肉跳了跳:“既然如此,你為何要放拓跋珪回去?如果你覺得拓跋珪在中原學會了仁義,那為何要叫我再過去制約他?”

        慕容垂幽幽地嘆了口氣:“狼就是養得再久,也不可能真正變成狗的,尤其是要把他放回狼群之中。拓跋珪的本性仍然殘忍,上次在鄴城救我的時候,為了表明他的忠心,把被他打傷的那些敵軍,全部格殺當場,一個不留,連我想留個活口問話都辦不到。這些年來我也會把一些審問俘虜的事情交給他,他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下手卻是比那些成天殺人不見血的家伙還狠,剝皮挖眼,撕舌開膛,幾乎無所不為,甚至讓我都會覺得有點害怕。”

        說到這里,慕容垂的眼神中甚至閃過了一絲畏懼之色,劉裕見后,也不免動容,嘆道:“這小小少年卻如此兇殘,到底是為何呢?按說苻堅也不會把他教成那種兇殘野獸啊。”

        慕容垂搖了搖頭:“他去長安沒幾年,以前從小就在草原,在他自己的部落里長大。草原之上,弱肉強食,恐懼是比仁義更有效的辦法,就算他想做個好人,但如果手段不夠酷烈,那些兇殘成性的手下,也不會服他的。”

        劉裕笑了起來:“未必吧,吳王,你們慕容氏在遼東的時候,不也是殺人如麻嗎,怎么就學會這套了?你們能做到的事,他拓跋珪為什么不能做到?”

        慕容垂嘆道:“我們在遼東塞外的時候,也是把敵對部落斬盡殺絕,因為在草原上,這就是生存法則,結了仇的部落,如果不能一次性地消滅對手,以后就會給人強大起來報復。當年匈奴弱小時,受盡大月氏和東胡的欺負,強大之后就不給敵人任何機會,甚至把敵人首領的腦袋做成酒杯,不是因為他們本性就是野獸,而是要用這種做法告訴所有人,跟他們為敵的下場!”

        “我們慕容家在遼東的時候也是一樣,與我們為敵的,在遼東有著重大影響力和悠久歷史的宇文部,段部,就必須鐵血消滅,至少是首領一族,必須要斬盡殺絕,而其部落族人,肯真心歸順的,可以分散到各部。我們讓一個名叫破野頭的奴隸部落,繼承了宇文部的名號,可真正的宇文氏后人,卻幾乎給我們殺光,這就是統治,與殘忍與否無關。只不過你們中原人是只殺前朝宗室,我們草原上卻是經常整個部落地屠滅。”

        劉裕冷笑道:“所以你們想要入中原,就是怕有朝一日力量不足了,也給昔日的仇家這樣報復,對嗎?”

        慕容垂點了點頭:“不錯,這就是草原上的生存法則,弱肉強食,拓跋珪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也知道只有用這種手段,才能讓敵人畏懼,讓部下齊心。我把一頭真正的惡狼放回了草原,雖然只是為了權宜之計,但是我必須要考慮到未來,考慮到如果這頭狼不再馴服聽話,那我該怎么辦。”

        劉裕勾了勾嘴角:“你現在坐擁河北,甚至可以說據有關東,擁兵數十萬,如果你都對付不了他,我又能幫你什么?”

        慕容垂的眼中冷芒一閃:“你和阿蘭去草原,助拓跋珪對付劉顯,奪位,你也可以好好地觀察他,如果他只有兇暴恐怖的手段,那不用理會,但如果他有短時間內迅速地團結草原各部,一統大漠的本事,我希望你能除掉他。”

        劉裕的雙眼圓睜:“我為什么要除掉他?他沒有威脅到晉國,如果我殺了他,且不說我能不能做到,就算成功,也是大晉跟草原結怨,最后只會便宜你燕國,這種損人不利已的事,換你會做嗎?”

        慕容垂冷笑道:“我說過,草原蠻夷都是人面獸心,如果拓跋珪能迅速統一,那必然會給這些部落誘以重利,帶他們來中原的花花世界打劫,到時候虎狼入中原,你們漢人可就慘了,我們大燕大不了退回遼東,重新拾起草原法則,可是你們北方的漢人,能逃到哪去?”

        劉裕給慕容垂的話所震懾,一時雙眼光芒閃閃,他總覺得這樣有所不對,但不知該如何開口反駁。

        慕容垂嘆了口氣:“劉裕,你記住,我們慕容氏想在河北立足,是因為我們把這里當成家,想要長久地住下去,哪有成天殘害和洗劫自己家人的?可是草原蠻夷不一樣,他們就是以劫掠為生,以前拓跋氏多次入中原作戰,都是放手大搶一把,然后退去,八王之亂時,鮮卑兵馬在中原搶了上萬漢人女子,最后因為晉朝將領不許他們帶回草原,他們就把這八千少女沉于易水,這就是他們的本性,你若是想要保護漢人,就應該阻止這些虎狼入中原,對吧。”

        “再說了,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去草原,我會讓阿蘭也跟你去的,她是我大燕的長公主,威名在外,拓跋珪也不敢不給她面子,你可以在草原上自由行事,萬一真的刺殺了拓跋珪,外人也會以為是我們大燕做的,怎么會恨上你們晉國呢?晉國遠在江南,可我大燕就跟他們接壤,我都不怕報復,你怕什么?”

        劉裕冷冷地說道:“你既然要用拓跋珪消滅劉顯,又怕他不聽話,以后失去控制,要我去殺他。既然如此,何不留著拓跋珪,你自己去對付劉顯?難不成你有本事打敗我北府軍,還怕了個劉顯不成?”

        慕容垂笑道:“我的河北經年戰亂,需要時間恢復,休養生息,也是為了讓你們漢人百姓能喘口氣,你若是肯助我,那我就放拓跋珪回去,你若是不肯助我,我再想別的辦法。這是讓你來選擇,不是我怕了誰不怕誰,明白嗎?”

        劉裕的眼中冷芒一閃:“那你派個刺客去行刺就可以了,為何要我?何況這么一來,我如何脫身,慕容蘭如何脫身?你不管我的死活,難道自己親妹妹的命也不要了嗎?”(http://www.qgu.tw/book/1193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gu.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engyan.org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