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筆趣閣 >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若雪乖乖) > 第1115章 將軍家的潑辣小娘子9

第1115章 將軍家的潑辣小娘子9

        云初低頭端詳了一下江猛給的匕首,這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這匕首的做工一看就是出自名將之手,用的料都是上成的,而且十分鋒利,一般的小鋪子,是打造不出這樣的匕首的。

        而且仔細看的話,這把匕首的底部還用黃金鑲了邊。

        他一個窮得響叮當的人,怎么可能會有鑲了金邊的東西呢。

        “你這匕首看上去倒是挺特別的啊。”云初狀似隨意的問道。

        江猛看著匕首,堅毅的眼神忽然變得溫柔,緩緩道:“這是我父親送給我的。”

        云初看江猛的眼神和神情都變了,看樣子,這把匕首應該對他很重要。

        “既然是你父親給你的,那你就應該好好珍藏著,不應該隨便拿出來。”云初將匕首遞了回去。

        不管他從前是什么人,但現在他是普通人,他身上拿出這種東西,難免不會引起誤會。

        “我并不是隨便拿出來,你如今是我的妻子,這是給你防身用的。”

        “不用了,有你在就行了。”云初其實很想說,匕首這種東西,赤霄里有很多,而且每把都比江猛的要好。

        不過她一個一窮二白的人,要是忽然拿出匕首來,豈不是很奇怪。

        江猛這個人不笨,雖然看著是傻了點,但不代表人家真傻,所以云初換了一個說法。

        江猛怔了怔,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揚了一個小小的弧度,對于匕首,云初更信任的人是他啊。

        既然云初不要,江猛也不強求,將匕首收了起來。

        兩人開始前往東疾山。

        江猛這一次走的很謹慎,盡量選擇了走起來比較平坦的路,而且每走幾步,都會回頭看一眼云初是不是跟在他的身后,云初實在受不了江猛這緊張勁兒,其實要說江猛有多喜歡她,云初真沒感覺到,江猛對她更多的只是一種責任感而已。

        這個男人做什么事都很認真,他大概是覺得,娶了云初,就要對她負責吧。

        從某些方面來講,江猛也算是一個好男人了,畢竟在這個時代,肯為你負責的男人,少之又少了,女人本來就是沒有地位的,從原主后期的遭遇就能看出來。

        “你準備要這樣看我看到什么時候?你不是來打獵的嗎?”云初不爽的問道。

        江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叮囑道:“我只是怕你第一次上山不習慣,那你自己小心一點。”

        “恩。”云初淡淡的應了一聲。

        被云初說過之后,江猛也開始認真打起獵來,云初沒有打獵工具,就在森林里尋找一些可以吃的野果。

        這東疾山因為沒什么人上來的關系,物產還挺豐富的,小蘑菇和小野果長得十分茂盛,隨處可見。

        云初還順便采了一些野菜,和可以做為調味料的葉子。

        在江猛還什么都沒獵到時候,云初已經采了滿滿一大筐的東西了。

        江猛見云初這么賣力,覺得自己也應該努力一點,總不至于被自己的妻子給比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江猛特別有干勁,還是運氣比較好,小動物一個接一個的出來,江猛甚至還射中了一只禿鷹,總的來說,今天的收獲頗為豐盛。

        兩人準備離開時,太陽已經下山了。

        江猛怕天太黑,云初會摔倒,便提議要背云初回去,但是被云初拒絕了。

        江猛這個人不太會說話,也不會找話題聊天,一路上兩人都沒說過一句話。

        不過兩人雖無語,江猛對云初還是挺照顧的,他走在前面,若前面有些不平,或是有石頭,他會直接將石頭給踢到旁邊,或者故意引導云初走更平的地方,以免云初摔跤。

        兩人回到家里,天已經黑透了。

        今天的收獲很大,江猛也累了,不過他倒沒嚷著要休息,而是主動問云初想吃什么,云初看了看桌上還有中午剩下的東西,就讓江猛把火生起來就可以了,云初將中午吃剩的白水雞又回了一下鍋,放了一點她從山上采回來的可以去味的葉子扔在里面,然后放了些鹽,能讓味道好上一些。

        將白水雞煮好后,云初又炒了一個小蘑菇,本來是想做小雞燉蘑菇的,不過現在都這么晚了,她也懶得再去弄那么麻煩的東西,所以索性加了點小菜葉進去,做了一個素炒蘑菇。

        兩個人兩個菜,看著是挺簡單的,不過江猛在嘗過回過鍋的白水雞后,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他有點不敢相信,這還是他中午做的白水雞嗎?

        不過就是加了那么一點點東西而已,味道怎么完全不一樣了。

        江猛雖不挑食,有什么都能吃,但并不代表他享受不來美食,他那只是沒辦法,自己做不好,就只能湊合,如今娶了個媳婦,能吃上她做的菜,江猛干涸的心里,好像緩緩注入了一抹清泉,舒適且愜意。

        原本,他只是想要對步云初負責而已,畢竟看過了她的身子,毀了她的名節,他有義務要照顧她的下半生,他也知道步云初并不喜歡自己,自己這個模樣,是很難討女人喜歡的,他無非是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做,才會去做,若是步云初不答應,他也就算了,可云初不僅答應了和他成親,如今還親手為他做吃的,雖然他也有幫忙,但是這種感覺,真的挺好的,一種讓他說不出的溫暖。

        兩人吃過飯后,江猛主動收拾桌子,云初也沒管,就徑自去鋪床了。

        這大老爺們兒的床,可謂是簡單到不能再得單了,這與其說是一張床,不如說是一塊木板鋪成的,下面是用木頭架子支撐的,看起來結實倒是結實,只是只有一層木板,而且上面還沒有鋪褥子,這睡上去,那還不隔得慌么。

        床上倒是有一床已經分不清是什么顏色的被子,因為這山里有點潮濕的關系,被子上帶著一股淡淡的霉味兒,顯然是有點受潮了,被子只有薄薄的一層,這夏天蓋蓋還行,可是要到冬天,那還不把人給凍死啊。

        當然,現在也不是考慮到那么長遠的時候,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今晚應該怎么睡。(http://www.qgu.tw/book/1380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gu.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engyan.org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