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庚新) > 第七十六章 相府

第七十六章 相府

        对胡车儿,丁辰是非常的喜?#19969;?

        这是一个憨直的人,没什么花花肠子,也没有太大的野心。

        有他跟随左?#36965;?#19969;辰会很放心。

        因为他知道,胡车儿是那种一旦认主,便不会改变的?#23435;錚?#32780;且做起事情,也很细心。

        “你带上黄蹄子,把招魂矟也藏好。”

        丁辰无法拒绝董卓的邀请,但也要做好准备。

        他依旧装作虚弱的样子,?#32769;?#38738;衫,头戴纶巾,腰系一条大带,内藏三支小矟,随身只带了巨阙剑,便登上了马车。胡车儿率领六十名缇骑保护,一路直奔长安。

        “子阳,许久未见,不知身体可好?”

        在相府之中,董卓显得非常热情。

        不过,丁辰却发现,这相府里乱七八糟,仆从们进进出出,非常忙碌。

        “这些日子,末将因伤动不得身,未能跟随丞相左?#36965;?#20063;颇为想念。”

        “哈哈哈,子阳实在?#24378;推?#20102;。”

        董卓看上去很高兴,也让丁辰松了口气。

        进入丞相府后,他就在暗地里观察。相府里很?#36965;?#20154;也很多,但是却没有任何不妥。

        难道说,董卓今日来找?#36965;?#21482;是叙旧吗?

        丁辰心中疑惑,强打精神,与董卓寒暄起来。

        董卓拉着他走进了相府大堂,而后?#30452;?#20027;落座。

        “今日,是新相府建成之日。

        某已经命奉先在那边准备,待会儿咱们便一起过去。

        某来长安,已大半载光阴,如今才算是有了真正的府邸……这相府虽然不错,终究是别人的产业。若非不得已,某实不愿意强占。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把这里完璧归赵。”

        原来是相府建成了!

        丁辰恍然,露出释然之色。

        董卓修建相府的事情,他当然知道。

        事实上,那相府早在董卓?#28216;?#22830;宫?#37034;?#20986;之后,就开始谋划建造。

        如今的相府,虽然华美,确小了一些,衬托不出董卓的气派,也使得他心中不满。

        ?#31508;保?#19969;辰还在董卓身边做事,就多次听他抱怨,说偌大长安,居然?#20063;?#21040;一座像样的相府,实在令人失望。后来,董卓决定,在建章宫旧址上兴建新的丞相府。

        建章宫,是汉三宫之一,虽然已被毁掉,但根基仍在。

        最重要的是,建章宫面积大,地理位置也好,有太液池为标志性的景致,可谓是长安一处极具特色的地方。如今,建章宫只是废墟,董卓在废墟的基础上修建相府,蔡邕倒是没有表示反对。

        别以为蔡邕真就是个什么都?#27426;?#30340;书生。

        能够在党锢之祸中生存下来,又有几个是简单的人呢?

        在蔡邕看来,建章宫不过是汉武帝后来建造的宫殿,虽名列汉三宫之一,可实际上,却比未央宫和长乐宫的级别要低不少。加之建章宫被毁,早已不复存在。董卓在建章宫的遗址上重建丞相府,于礼法或许?#34892;?#19981;合,但他实在是不好再说什么。

        他老人家已经够厉害了!

        初至长安,就把董卓赶出?#23435;?#22830;宫。

        而董卓也很给他面子,非但没有怪罪,反而礼遇有加,也让蔡邕对董卓?#34892;?#24863;激。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闭嘴,装作没有看到。

        “新相府已经修建好了?”

        丁辰露出惊讶表情,起身道喜。

        不过,他心里又?#34892;?#22855;怪,为何这董卓,只把他唤来?

        董卓摆手道:“这算不得什么喜事。

        不过呢,子阳向某道喜,倒也不算有错。说起来,?#36784;?#26085;,确实有一桩大喜事。”

        “还请丞相明示。”

        董卓道:“长沙太守孙坚,想来子阳必不陌生。”

        丁辰一怔,本能点了点头。

        “丞相说得可是那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

        “正是。”

        “末将又怎能对他感到陌生?

        荥阳之?#21073;?#19981;正是这孙坚屡立奇功。先有其子孙伯符斩杀胡轸,又有孙坚设计,杀死了华雄都?#21073;?#25915;破阳人关。?#19978;В?#33637;阳之战?#20445;?#20182;因为连番大?#21073;?#37096;曲疲倦,所以未曾前往荥阳。说句实话,?#31508;?#33509;孙坚也在荥阳,末将怕也是会非常危险。”

        丁辰没有见过孙坚,但是却不能阻止他对孙坚的赞赏。

        而他这样的态度,也让董卓连连点头。

        “子阳可知,孙坚死了!”

        “啊!”

        丁辰大吃一惊,抬头骇然看着董卓。

        董卓却恍若未觉,长叹一声道:“想当初,诸侯联合。

        说实话,什么二袁,什么公孙瓒,张邈之流,某丝毫不惧。然诸侯之中,某唯独惧怕一人,就是那孙坚孙文台。他勇武过人,性情刚?#36965;?#19988;也能用人,颇有谋略。

        当年?#24618;?#20043;?#36965;?#26576;与周慎前往金城?#22336;?#36793;章和韩遂。

        某曾向太尉张温请示,希望?#20160;?#39547;扎后?#21073;?#20026;周慎做后续人马,防备万一,可张温却不肯听从。于是,某就上书,?#24471;?#21033;弊,并断言周慎必不会成功……张温仍旧不听,反而让某?#22336;?#20808;零羌,以为可一战平定西凉……嘿嘿,幸亏?#31508;保?#26576;有所防备,命别部司马刘靖驻扎安定。?#31508;保?#20808;零羌要截断某退路,却发现了安定驻扎兵马,以为?#25104;?#26377;伏兵,于是匆?#20063;?#25954;与某正面交锋,便匆匆的?#38450;?#20102;战场。”

        董卓的兴致,似乎很高。

        他滔?#21916;?#32477;向丁辰讲述他过往的事迹,也让丁辰更加奇怪。

        这,与孙坚有什么关系?

        不过,未?#20154;?#24320;口询问,董卓便?#24616;?#33258;道:?#26263;笔保?#37027;孙坚也奉命入?#24618;?#24179;叛,是周慎的部下。?#31508;?#20182;也曾向周慎?#20934;疲?#35828;愿意?#20160;?#19968;万,先抵达金城,让周慎引兵两万驻扎在后,以为接应。那边章城中粮食?#27426;啵?#38656;要从外面运粮。如此,他们必然害怕周慎的后续兵马,不敢与孙坚交?#21073;?#32780;孙坚则可以?#27809;?#26029;绝粮道。

        如果采用了孙坚的?#39047;保?#35828;?#27426;怪?#20043;乱可以很快平定。

        ?#19978;?#37027;周慎小儿不听孙文台的?#39047;保?#32780;张温也不肯用我的?#39047;保?#20197;至于大败而回,甚至?#27426;?#22833;去了对?#24618;?#30340;掌控……

        那时候,孙坚才是一个佐军司马,就有如此见识,其过人之处可见一斑。”

        说到这里,董卓突然放声大哭。

        丁辰被他这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举动惊得手足无措,忙问道:“丞相?#25105;?#30171;哭?”

        “我哭文台,天妒英才,实在?#19978;А!?

        说完,他又哈哈大笑道:“子阳,而今天下,孙坚一死,我便再也没有可以惧怕的人了!”

        他笑得很欢快,丝毫不见刚才的悲伤。

        丁辰有点懵了,在一旁,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董卓笑了一会儿,终于停止。

        他眯起眼睛,看着丁辰道:“子阳可知,那孙坚死于何人之手?”

        “这个,?#20961;?#28165;楚。”

        “杀死他的人,是江夏太守黄祖。

        他奉刘表之命,与孙坚交手……也是那孙坚命大,被他以冷箭射杀。”

        “如此,那黄祖倒是个狠角色。”

        “是不是狠角色,某不知道。

        可是据某打?#21073;?#23385;坚死后,却未见玉玺踪?#21834;!?

        “啊?”

        “其实,人?#38405;?#23385;坚在洛阳得了传国玉玺,某一开始,亦深信不疑。

        可是后来,某又感到奇怪……子阳,不瞒你说,某这些日子也常感到羞愧,?#31508;?#30830;实看走了眼,以为弘农王不堪造就,所以才将之废黜。可是从他后来的一系列手段看,他颇?#34892;?#24605;。只不过不想继承皇位,所以才假死脱身,来了一个金蝉脱壳。”

        董卓的眸光中,透着一丝丝的阴森之气,令丁辰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弘农王或许真就对帝?#24187;?#26377;眷恋,但是以他的心?#36857;?#24590;可能没有后手?

        所以,某?#34892;?#19981;太相信,孙坚真就得到了玉玺。

        今日请子阳来,一是随某前往相府饮?#30130;?#20108;来嘛就是想要请子阳为某想一想,如果那玉玺一直在弘农王手里的话,他这一走,会把那传国玉玺,藏于什么地方呢?”

        一股凉气,?#28216;?#39592;沿着后脊梁,直冲头顶。

        丁辰强作笑颜道:“丞相?#25932;?#20102;,末将怎会知晓?”

        “哈哈,说起来,弘农王如此相信子阳,甚至不惜将妻子托付,想来和子阳也很熟悉。

        子阳就想想看,那传国玉玺会藏在那里。

        没关系,子阳也不用着急……待会儿酒宴结束,再告诉我答案不迟。”

        丁辰?#26412;酰?#39069;头上渗出了冷汗。

        董卓这番话,无疑是?#24471;鰨?#20182;已经知道,那传国玉玺就在他丁辰的?#31181;小?

        不过,也许他是真心喜爱丁?#21073;?#25152;以并没有?#30772;?#22826;甚。可是,丁辰却知道,今日酒宴结束后,如果他不交出那传国玉玺的话,董卓对他的耐心,恐怕也将消耗殆尽。

        那时候……

        丁辰的手,忍不住放在了身边的巨阙剑上。

        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心乱如麻。

        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是上前杀了董卓。

        可是,丁辰也明白,董卓?#28909;桓野鴉八?#21040;了这个地?#21073;?#37027;就?#24471;鰨?#20182;有所防备。

        说?#27426;ǎ?#21482;要丁辰拔剑出鞘,就会伏兵四起。

        想到这里,丁辰的手,?#33268;?#24930;松开了宝剑。

        “丞相,温侯派人前来催促,?#30340;?#36793;相府已经准备妥?#20445;?#35831;丞相前去查看。”

        就在这时候,从大堂外走进来一人。

        他身材高大,体格魁梧。

        看年?#20572;?#22823;约在?#38590;?#19978;下,不过已是两鬓斑?#20303;?

        “徐将军。”

        丁辰认?#20040;?#20154;,正是董卓身边大将徐荣。

        看到徐荣在这里,丁辰不禁暗自庆幸。如果他刚才动手,相信徐荣?#27426;?#20250;带人冲进来。

        他出现,就是在警告丁?#21073;?#19981;要心怀不轨。

        “哦,?#28909;?#22857;先那边已经准备妥?#20445;?#37027;咱们就走吧。”

        董卓笑着站起身来,挪动略显肥胖的身体,来到了丁辰身边。

        “子阳,咱们一起走。”

        ?#30333;?#21629;。”

        丁辰说着话,抓起巨阙剑。

        不过,在他拿起宝剑的同?#20445;?#24464;荣已在有意无意中,横在了他和董卓之间。虽然,他面带微笑,可是丁辰却能感觉得出来,那笑容背后,隐藏的浓浓杀意。待丁辰走出大堂后,看到那庭院中,竟?#37034;?#30334;铁甲军列阵而立,一个个盔明甲亮,手持刀剑,杀气腾腾。

        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并未看到这些铁甲军。

        ?#19978;?#22312;……

        丁辰甚至不知道,这些铁甲军是从何惹来。

        他跟随在董卓的身后,亦或者说,是在重重监视下,被押解在人群中,一同走出相府。

        胡车儿看到这架?#30130;?#24537;上前想要说话,却被铁甲军拦住。

        “子阳不必担心,这些铁甲军,乃某自西凉军中挑选出来的?#29575;俊?

        有他们?#20898;?#23477;小必不敢靠近。”

        这是在警告丁?#21073;?#21035;耍花?#23567;?

        丁辰心?#37034;?#33258;惊恐,朝胡车儿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能有铁甲军保护,末将又有何惧?

        倒要看看,丞相的铁甲军,与末将的陷阵士相比,孰高孰低。”

        “哈哈哈,这又何难?

        若子阳?#34892;模?#31561;身体康复了,某可命你的陷阵士和铁甲军一起前往?#24618;藎?#20174;那韩遂马腾二人中各选一人,比试一番,看谁能够获胜……相信,子阳?#27426;?#19981;会让某失望。”

        这一句话,可是一语双关。

        即有承认丁辰和陷阵营的意?#36857;?#20063;?#37034;?#31034;丁?#21073;?#19981;要?#20960;?#20102;他的美意,让他失去耐心。

        跟随在?#28216;?#20043;中,丁辰也倍感为难。

        他相信,董卓绝不会只有这点准备,说?#27426;ā?

        丁辰不禁四下打量,目光最?#31456;?#22312;了董卓那略显?#20998;?#30340;背影上,一双浓?#36857;?#36441;动不停。(http://www.qgu.tw/book/143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