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我停在这二天(二日天王) > 500、这是一种血脉和文化的认可

500、这是一种血脉和文化的认可

  一路走来,周平对陈彦兵的庄园也非常喜欢,整个庄园充满了低调以及奢华,匠心独运,绝对的设计大师手笔。

  估计光设?#21697;?#23601;不是一个小数,更不要说建筑费用了。

  周平颇为赞叹地说道:“老哥,看来你是真懂得享受生活啊,这个庄园非常不错,可谓是宁静舍逸,确实非常的棒!估计起码得两三年才能修建完吧?”

  “哈哈!周老弟果然是行?#36965;?#36825;个庄园建设足足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完成,虽然不是著名的华人建筑大师?#38169;?#38125;先生的作品,但也是他推荐的弟子亲自督造完工的。”陈彦兵笑着说道。

  周平眯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原来是?#38169;?#38125;先生的弟子作品,那就难怪了。”

  作为建筑设计师,?#38169;?#38125;先生也是周平的偶像。

  这位祖籍苏州,出生广州的美籍华人建筑师先后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学习建筑。

  他是1979年美国建筑学会金奖,1981年法国建筑学金奖,1989年日本帝赏奖,1983年第五届普利兹克奖,及1986年里根总统颁予的自由奖章等的获得者。

  他的作品以公共建筑、文教建筑为主,被归类为现代主义建筑,善用钢材、混凝土、玻璃与石材。

  代表作有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艺廊东厢、法国巴黎卢浮宫扩建工程,被誉为“现代建筑的最后大师?#34180;?br />
  除非特别的关系,?#38169;?#38125;先生基本不接私人建筑的单子。

  他的弟子不少,可是能够得到他推荐的人显然不差。

  这显然也是因为陈彦兵华裔顶级富豪的面子。

  “老弟,我打算将这个庄园送你,还请你不要推辞!”陈彦兵突然一脸诚恳的说道。

  周平闻言,微微?#35835;算叮?#38543;后摆摆手道:“老哥,这个庄园确实非常不错,但是你的好意我恐怕不能接受!”

  “为什么?”陈彦兵显?#24187;?#26377;想到周平会直接拒绝,忍不住追问道。

  周平摇了摇头随意道:“老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如果把我当成自家人的话,就别再提这事了!”

  庄园虽好,但要不要对周平来说,真的没什么太大意义,真?#34892;?#27714;的话,来住住就成了。

  陈彦兵也是个阔气洒脱的性格,看出了周平确实不想接受这个庄园,心中一阵?#24179;?#21518;,便不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陈彦兵这种人深深明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更不要说这一次周平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的命。

  所以,无论怎么说,以后都要想办法回报一下才成。

  陈彦兵的妻子和儿女都在美国,并没有在曼谷,所以在泰国除了他和自己的保镖以外就没有任何家人在了。

  他如果不是因为公司的事,一般也不常回泰国,大多都在美国休闲度假,陪同自己的儿女以及妻子。

  很快,几人来到了庄园内的大厅中,这里已经准备了一张大圆桌,颇具当地特色的美食已经提前摆好。

  几名年轻漂亮的女孩,?#25104;?#25346;着笑容,很是端庄的站在桌前等待着主人和客人的到来。

  “周老弟,请入座吧!”陈彦兵很是热情招呼着周平和雷克莱雅一同入坐。

  看到客人和主人坐下后,旁边女孩迅速为三人分别倒上一杯红酒。

  “来来来,周老弟,雷克莱雅小姐,我敬你们一杯,今天可要不醉不归哦!”

  看着桌上香气扑鼻,琳琅满目的美?#24120;?#21608;平和雷克莱雅也是食指大动。

  “陈老哥,一起吧!”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周平很自然的再次谈起了黑死病的问题。

  “老哥,虽然这次?#31508;?#34987;我找了出来,也审问过了,可是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这件事的幕后黑手也还没有查出来到底是谁,你最近还是小心一点,注意自身安全啊!”

  陈彦兵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事。

  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尤其是他这种顶级大富豪。

  沉默了片刻后,陈彦兵?#34892;?#21775;嘘地说道:“周老弟,老哥我真是有点对不住你啊!原本是想请你过来好好玩玩,没想到不仅没让你玩个痛快,反而因为我的事让你如此费心!”

  放下酒杯,周平看着陈彦兵正色道:“老哥,你说的是什么话,实在是太见外了。咱们算是兄弟吧,所以一家人不说两?#19968;埃?#20320;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如果哪天我有困难,难道你会不帮我吗?”

  陈彦兵看周平如此诚?#36965;?#37325;重点了点头:“那倒是,要是周老弟遇到什么事,请务必联系我,也我略尽一份绵薄之力。”

  周平能看得出,陈彦兵确实是真心想回报自己,于是点头说道:“哈哈!如果真?#24515;?#22825;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找你帮忙的!到时候老哥你可不要推辞哟!”

  这次是陈彦兵的私人宴会,除了邀请了周平和雷克莱雅以外就没有请别人了,所以三人在餐桌?#21916;⒚还思?#20160;么,聊得十分尽兴。

  尤其是陈彦兵知道周平是个懂酒之人,把自己?#24179;?#20043;中最贵重的珍藏直接拿了出来,供他品鉴。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陈彦兵又带着周平在自己的庄园走了一圈。

  随后又带着周平来到了自己的马场中,给他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宝马,并邀请他和雷克莱雅试试骑马的乐趣。

  在周平表示不太会的情况下,陈彦兵正准?#38050;?#23548;一下他时,雷克莱雅主动请缨,亲自指点了周平一番。

  凭着强悍的身体素质和学习能力能力,周平在他们惊讶的眼神中,很快就学会了骑马的基本技巧,体会了一番策马狂奔的乐趣。

  至于雷克莱雅,显然是受过专业?#20302;?#30340;训练,算是一位很好的骑手。

  看到周平变态的学习能力后,于是也心血来?#20445;?#22312;他面前好好的秀了一波。

  周平又学到了不少技巧,但没有再进行更加高难度的尝试。

  毕竟刚才的表现就已经很惊艳了,没必要再刺激眼前这两位。

  陈彦兵的庄园确实很大,集休闲娱乐为一体,居住反倒成了其次。

  这里既有着宁静,舍逸的气氛,又有着激情昂然可以进行赛马的马场,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地方。

  这不由让周平也有了一个建筑自己心?#24656;?#24196;园的想法。

  当然建筑师就不必劳驾别人,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要自己来设计,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之一。

  庄园游玩结束以后,陈彦兵又带着周平和雷克莱雅到了自己的收藏?#36965;?#35753;他给自己收藏的古玩?#26222;?#30524;。

  尽管来之前周平就估测对方的藏品绝对不会少,但来到收藏室后,他还是被眼前琳琅满目的?#21734;?#32473;小小的震撼了一把。

  只见宽敞的收藏室里,井然?#34892;?#22320;放置各种大大小小的古代文物。

  大到有元青花,青铜鼎这些重器,小到怀表玉镯等一些精巧的古玩。

  其?#37034;俜种?#30334;九十以上都是华夏的?#21734;?#21482;有极少一部分是国外的。

  由此可见陈彦兵这些?#20973;?#28023;外的华人富豪对于华夏艺术品还是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

  这无疑是一种血脉和文化的认可。

  经过周平认真?#38050;?#22320;鉴定后,发现他这里的古玩都是真的,没有一件是赝品。

  如果以现在的行行情进行拍卖的话,他所收藏的这些?#21734;?#20840;部拍卖出去,估计不会少于十五亿美刀。

  “老哥,你这里的藏品可是花了一番心血和时间吧?”周平放下?#31181;?#30340;一块玉佩后颇为感叹地说道。

  “哈哈!周老弟,你说的不错,收集这些东西我确实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以及精力,好不容易才有着眼前这点成绩。而且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属于家父的珍藏,就是那一批明清?#21892;鰲?#23478;父特别钟爱华夏?#21892;鰲?#22240;为他说华夏的英文翻译就是?#21892;鰨?#21681;们这些散落在海外的炎黄子孙总该留一点念想。”

  周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36335;?#22312;回味陈彦兵刚才所说的?#21834;?br />
  陈彦兵笑了两声后,?#31181;?#30528;周围的?#21734;?#35828;道:“受到家父的影响,我从二十几岁后,就开始陆续收集一些东西。不过那时候?#30475;?#21482;是小打小闹,根本碰不到什么真正的精品。”

  “直到离开部队,开始经商,世界各地到处跑,总算碰到了不少心仪的宝贝,总是忍不住会买下来。一直到现在,都已经有大约二十个年头了。”

  周平对陈彦兵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赞道:“陈老哥,没想到你在这方面居然这么执着,而且我看你这收藏室里的物件大多都是属于华夏的?#21734;!?br />
  陈彦兵点了点头:“确实,这些东西大多都是来自华夏,只有很少几件是来自泰国!而且多半与佛教有关。因为家?#24863;?#20315;的?#20498;剩?#25105;也礼佛。”

  陈彦兵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合十朝着周平微微致意。

  周平早就知道陈彦兵是个佛教?#21073;?#36825;一点从他手上的配?#25105;?#21450;一些行为举止就能够看出端倪。

  对于自己收藏室中的这些东西,陈彦兵也是非常喜爱和得意。

  要不然,他即便是再有钱也不会花费这么多钱财和精力去收藏这些。

  像他们这种顶级的富豪,已经脱离了?#25509;?#39118;雅的层面,根本不需要利用这些东西来充门面。

  而且这么多东西想要收藏的话,也不是在一个地方就能得?#21073;?#32943;定得去了多国家的拍卖会或者从私人手里收购而来。

  这势必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陈彦兵这种日理万机,一个人恨不得掰成两个人来用的人,更是不容?#20303;?br />
  只能是真正的热爱,才能够驱使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在陈彦兵的收藏室里,周平又和他聊了聊?#21734;?#26041;面的话题。

  在他们聊得正起劲的时候,周平的电?#24052;?#28982;响了起来。

  看着电?#21543;?#26174;示的姓名,周平扬起眉头,露出一抹笑容。

  “喂,冯老哥,什么事儿让你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按下了接听键,周平不等对方开口便直?#28216;?#36947;。

  电话那头立则响起了冯志伟爽朗的笑声:“哈哈,周老弟,还不是你这阵风吹的啊!听说最近你在泰国老陈哪里玩,既然都来了,那不如也到我这边转转啊?”

  听到冯志伟竟然主动邀请自己,周平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反正已经来了泰国,他原本也有到周边国家走一走看一看的念头。

  毕竟日本这边的事处理完毕之后,他还要回美国交代一下收?#29627;?#23601;算以后准备放飞自我,来东南亚地区的时间恐怕也会稍微排后。

  现在冯志伟主动邀请,算是正中周平的下?#22330;?br />
  否则他都打算往马来西亚一行。

  周平笑了一声后回道:“冯老哥,你什么时候也回马来西亚了?”

  在洛杉矶王志?#25991;?#37324;吃饭的时候,周平就知道了他现在主要的产业在马来西亚,而且在马六甲海峡航运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

  别说黑白两道,即使是那些不可一世的海盗也得给他面子。

  冯志伟笑着说道:“我刚回马来西亚没两天,前段时间听?#30340;?#22312;日本,没想到你现在已经在泰国。这样吧!我明天也过来吃老陈一顿,然后请你来马来西亚游玩一番怎么样?”

  周平拿着电话看了看陈彦兵,后者也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对冯志伟这个电话并不感到惊讶。

  想来冯志伟也是给他通过气,或者说干脆就是因为解决了这件事,陈彦兵主动打电话过去告知的。

  周平大约能够猜测到陈彦兵的用意。

  这一次是周平出手帮忙?#24867;?#20102;皮?#24120;?#34920;面上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是仍然有很多后续需要处理。

  再怎么说,周平也是他陈彦兵邀请过来的客人,结果反倒是卷入了这种涉及到地下组织的袭击风波?#23567;?br />
  出于礼?#29627;?#38472;彦兵当然不希望周平继续在这件事?#38505;?#33150;。

  周平也相信以陈彦兵的能力,肯定可以妥善处理好接下来的事。

  想通此节,周平立即说道:“那好啊,到时候我也到冯老哥那里去玩玩!”

  听到周平答应下来,冯志伟爽朗的笑道:“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过来接你!”

  “好,冯老哥,那么我们就明天见了!”

  挂断了电话,周平看着陈彦兵问道:“陈老哥,你早就知道冯老哥回到马来西亚了?”

  (http://www.qgu.tw/read/147864/437629461.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3d组选号221 okooo澳客网出什么事了 港緕六肖中特港緕六碼公式 河北福彩排列七一等奖 百家乐路子图 英超主题曲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 淄博中彩票五亿 nba比分03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 高频彩充值 福彩新11选5玩法 中国体育竞彩网 4场进球彩怎么买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