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焚身红莲(铁司机) > 第30章 红梦楼

第30章 红梦楼

  给慧空讲完济公的故事,就见他楞在桌子旁边,若有所思,似乎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

  “入世修行么?原来主持赶我下山是有道理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岂不是说戒律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慧空喃喃自语,声音很轻,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

  见火候差不多,岳轻屏也不再多说,出了房间轻轻的带上门,脸?#19979;?#20986;狡黠的笑容,心道:“改天让你了解一下悟空传,再加上黑化版西游?#30340;?#31687;和佛本是道三连击,就不信你这小和尚能逃出老娘手心儿!”

  正巧遇见顺着楼梯?#20384;?#30340;心兰,她身上气色红润,显然是最近合欢诀有了进展。

  “公子,楼下郑大先生在等您!”

  “好了,我知道了,最近修炼可有什么问题?#20426;?br />
  “奴婢昨晚已经引气入体成功了,可能过些时日就能进入炼气期了,多谢公子挂心!”

  “好了,以后不用这么?#25512;?#22826;拘束了反而?#24187;潰?#20320;在客栈呆着吧,我可能今晚不回来了。”

  “是,公子!”

  岳轻屏施施然下了楼梯,就见到郑禹拿着扇子在门口的柱子旁立着,一旁还围了些仰慕的听客。

  “岳兄弟,你可算下来了,走吧,今日哥哥带你去个好地?#21073; ?#37073;禹啪一声合上扇子,不再与众人多说,拉?#26049;?#36731;屏的胳膊就出了门。

  门外立着一书生打扮的青年人,一身?#30528;郟?#36523;上书生气极浓,正是?#39034;桑?#37011;子谦。

  “邓?#37073; ?#23731;轻屏拱手,然后惊讶道:“怎么今日不见全?#37073;俊?br />
  邓子谦也拱?#21482;?#24212;,脸?#19979;?#20986;?#25932;Γ?#25590;揄道:“全兄的茶楼里面忙,而且他家那口子看的严。”

  岳轻屏闻言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原来如此!”

  三人并成一排,齐齐漫步朝天府街尽头走去,过了夫子庙和杨柳亭,一处水光潋滟的深湖投入眼帘。

  此时处于冬末,湖里的冰在这正午阳光下大都化开,湖面上氤氲着湿气。

  未到湖边,一股脂粉的香风就沿着水面吹了过来,然后慢慢听到了丝竹管?#36965;?#29749;琶古琴等各种乐器的声音。

  嵊水湖,连接着嵊江,每逢雨季这里湖面能把堤坝上的柳树淹过一半。

  水畔修了一条长长的栈桥,栈桥进湖后回转,呈正方形把一座水中楼阁绕在其?#23567;?br />
  这座楼阁占地极大,岳轻屏看去?#20848;?#31532;一层起码有五六百平?#21073;?#36275;足有五层高,越往上面积越小,整个楼阁虽然如塔一般面积逐层递减,可却由于递减的面积太小而显的不像身?#25343;?#26465;的宝塔,更像是楼阁。

  四下飞檐高高挑起,吊着一连串红彤彤的?#23631;?#23601;算是白天,那?#23631;?#37324;也燃着带有特殊香料的火油,远远看去像是一串串的糖葫芦,惹眼至极。

  每层都有外露的走廊,柱子个走廊的扶手上面都系着或是粉色或是大红的轻纱,风一?#21040;?#36807;来,红纱飘飞,像极了女儿?#24050;?#37070;君时勾人用的锦带。

  三人走的更近了,银铃般的笑声不停从楼阁里传来,有轻薄的笑,有肆意的笑,也有娇羞的笑,各款各类的,总有一种笑声能勾的男人心痒痒。

  郑禹似乎也不是什么熟客,拿着扇子的手犹豫紧张在无意识的摆动。

  “岳兄弟,这就是邵天府才子聚集之处,红梦楼,一曲幽梦入红菱,百折千回还红?#34180;!?#37073;禹笑了笑,拉着两?#24605;?#32493;往门口走去。

  路上邓子谦一脸怪笑的给初来匝道的岳轻屏解?#20572;?#36825;红梦楼确实是个销金窟,一般条件的公子哥,都不能天天到这里留夜过宿,来吃吃酒或听听小曲才是那些穷书生?#19981;?#36825;里的缘由,花不了多少银子,还有机会……你懂得,说不定哪家清倌人看上你的才气,不收银子留你过夜,那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不过岳兄弟你放心,今晚看上哪家姑娘只管跟为兄说,我腰包还算充实,定能让你一亲芳泽的!”

  邓子谦拍?#30007;?#33071;,胳膊一勾岳轻屏的肩膀,模样像极了带弟弟第一次上青楼的仗义大哥,此时忽然挑起?#27982;骸?#23731;贤弟身子骨怎么软绵绵的?虽然我们读书人不?#26790;?#20992;弄剑,但身体也不能太柔弱啊,改天我带你去青元观,他们的补?#20146;?#38451;的药酒效果……”

  岳轻屏一愣,没想到初次见面斯斯文文甚至?#34892;?#38391;的邓子谦,一到了这地方竟然仿佛变了个人,大包大揽的样子让一旁老成的郑禹一个劲的?#25932;Α?br />
  “哈哈,岳兄弟,你别管这小子胡诌,他就这样,一来红梦楼就亢奋的不行,可能是那水儿姑娘在二楼看着吧!”郑禹?#23637;?#26469;低声说了两句,岳轻屏抬头一看,果然见那二楼一个圆?#26085;?#33080;的俊俏姑娘正往这边打?#20426;?br />
  “子谦,你这快要赴任夏平县令了,不帮水儿姑娘赎了身子,安个名?#37073;俊?#37073;禹刮了刮胡?#28216;?#36947;。

  “我正有此打算呢,所以今日带足了银钱,待会我就去找?#19979;?#23376;给水儿赎身。”

  “哎呦,三位公子,快些进门,这不是邓公子么?我们家水儿啊,可想您好久了,让她接其他入幕客,她是死活不肯啊……”

  老?#31508;?#19968;个四五十岁的妇人,看其容貌便知道年轻时候应当也是个美人,风韵犹存,一辈子见人见事不少,语气也让?#21496;?#24471;极其热络,不觉得?#22351;?#24930;。

  “给我们找个?#30475;把?#38388;,把水儿喊来,再给我这两个好友找几个姿色好的姑娘陪着!”

  “好嘞,您随我来!”

  老鸨先找了龟公吩咐下,然后亲自带路,进了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房间里有长长的软垫,类似于沙发,一个半透明屏风将房间一分为二。

  进了房间坐下,桌子上已经提前摆好了瓜果小吃,窗台还系着风铃,不时的发出悦耳的响声。

  “啪啪啪!”

  那老鸨拍了拍手掌,从门口涌进来十多个身穿轻纱的姑娘,这等天气穿着如此之少,想来待会坐下免不得往客人怀里钻。

  郑禹虽?#24187;?#26469;过多少次,但也轻车熟路,自己挑了个绿裙姑娘留下,岳轻屏也没犹豫太久,挑了个稍微穿的多一点粉裙的姑娘留下。

  “清蒸鲈鱼,四甜蜜饯,八宝?#25226;跡?#26691;仁鸡丁……”邓子谦刚点完?#21496;?#33756;,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蓝裙姑娘。

  眉目如画,肤若凝脂,眼神中带有三分柔情和三分怯懦,让人很容易升起保护欲。

  “水儿!”

  “子谦!”

  岳轻屏见状,撇过头,这把狗粮洒的极为专业,双方眼神仿佛要把对方给融化了似的。

  “我待会就去给你赎身,带你走,你愿意么?#20426;?br />
  ……

  岳轻屏没再理会,反而享受似的把那粉裙姑娘直接搂在怀里,“叫什么名?#37073;俊?br />
  “奴?#20063;?#20799;……”

  采儿一身粉裙,看上去文弱,身材倒极为有料。

  郑禹见岳轻屏直接这般动作,摇头笑了笑,心想这岳兄弟还真是猴?#20445;?br />
  随即张嘴吃下了绿裙姑娘刚给他剥好的一颗花生。

  “这红梦楼的姑娘分为几?#37073;俊?br />
  “回公子,红梦楼的姑娘大体分为三?#37073;?#27468;妓,舞妓和娼妓……”

  这时候酒水?#20384;矗?#23731;轻屏偶尔和郑禹遥遥干杯,就仔细的听采儿介绍这红梦楼的情况。

  卖身给红梦楼的姑娘从事很多种不同的身份,有专门负责接待?#36870;?#22931;,这种姑娘只要客人愿意就可以抱到床上深入交流。

  另外的就是才人,歌妓和舞妓,这其中有一大部分只卖艺不卖身,但也有一部分可以深入交流,不过一般价位?#32469;?#23100;妓要高处不少。

  其?#35874;?#26377;一些只跟自?#21512;不?#30340;恩客深入交流,其他人一概不与,例如刚才进来的水儿。

  这像什么,是不是像极了……爱情。

  大部分风流才子都?#19981;?#22312;青楼里举行诗会,目的也是为了勾搭一个青睐自己的清倌人,这不光是肉体上的满足,那也是对自己才气和颜值的一种肯定。

  再就是专门为高官,富商?#24613;?#30340;瘦马,这些女子经过各种调教,琴棋书画都略有涉猎,歌舞曲调更是样样精通,服侍男人的手段都是大师级别,身价高昂,青楼或是卖其初夜,或是将整个人卖给一些高官当小妾。

  这些红梦楼里的女子又根据其样貌,才艺,身段分为不同的档次,也就是不同的价位。

  从低到高?#26469;?#26159;家雀,白宁,?#21866;椋?#30011;眉,?#36215;浚?#23380;雀,清倌。

  邓子谦此时已经拉着水儿去找红梦楼的话事人赎身,屋里面就剩下郑禹他们四人。

  岳轻屏饶?#34892;?#36259;的听着怀里采儿的介绍,偶尔还夹一筷子桌上的菜。

  郑禹那边却已经被挑逗的?#34892;?#28779;气上头,不过碍于面子,他?#25925;?#27809;有抱起绿裙女子独自离开。

  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汉子,此刻却不时咸猪手到处乱摸,弄的绿裙女子?#30475;?#36830;连,?#20130;?#26149;水。

  又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郑禹先敬了一杯酒,然后缓缓出声,“岳兄弟,走廊尽头是静间儿,里面有大床,为兄?#34892;?#20047;了,先去睡一觉……”

  郑禹?#34892;?#19981;好意思,面色通红,刚才自己还嘲笑岳兄弟猴?#20445;?#27809;想到自?#21512;热?#19981;住了,抱拳一拜后,拉着绿裙女子弯着腰出了门。

  现在可是下午!

  你特么是要去睡午觉?

  呵,男人!

  刚才还一脸镇定,仿佛坐怀不乱的高士,现在就不行了?

  岳轻屏心中如此想着,却没有为难这个?#29409;?#30340;汉子,面上浮出怪笑高声道:“郑?#37073;?#23567;弟祝你战鼓长鸣,另辟蹊径,坚忍不拔!”

  门外正抱起绿裙女子的郑禹闻言,?#34892;?#36855;惑,然后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脸?#19979;?#20986;怪异的神色。

  “这岳兄弟,还真……真有内涵!”

  屋内的采儿反应最快,岳轻屏刚刚说完的时候,她就笑的合不拢腿,玉手捂着嘴道:“公子,你真是我见过最有风趣的人!”

  双目一对,房间里顿时又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http://www.qgu.tw/read/150347/437633016.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中国足彩网5元 青海快三29号的走势图 500彩票官网 怎么在网上买多乐彩 电子游戏赢现金 福利开奖直播 十一运夺金胆拖技巧 上海麻将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加拿大三分彩是真的吗 新疆福彩喜乐彩走势图 百苑国际娱乐场开户注册 法甲联赛直播频道 25选7开奖结果一等奖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