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临高启明(吹牛者) > 第一百七十一节 擒贼擒王

第一百七十一节 擒贼擒王

  “六百人!他吃什么?”荜达问道。她知道阳山和海南的一些县份差不多,地瘠人贫,人口稀少。就算是土匪也不可能聚集太多的人:一二百人就是很大的匪伙了。因为养不起太多的人,土匪喽啰们大多平时散?#28216;?#20892;,有事才集合。孙大彪一下聚拢了六百人,光这些人的吃喝拉撒都会成一个大问题。

  “叫各村给他缴?#39640;隆!?#32599;奕铭不甘道,“很多村寨缴?#20384;?#36127;担不肯,土匪来征粮倒是屁也不敢放一个,乖乖的就缴了……”

  “那是因为土匪可以随便杀人烧房子,我们不行。”门外传来了声音,“说到底就是没权威!”

  荜达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却是?#21364;?#20161;。他的胳膊依旧吊着绷带,不过气色比刚负伤的时候好得多了。

  “老尤,你怎么来了?”罗奕铭皱着眉道,“你的伤还没好,不宜多动――当心恢复不好胳膊受影响!”

  “我都上了?#37034;?#20102;,还能怎么动??#24199;却僑什?#20197;为然,“大夫也说我可以走动走动。”

  “好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你也来参加会议吧。大家都出出主意。”荜达倒是不以为意。

  阵焕?#25285;骸?#25105;们把孙大彪灭了,在阳山县自然就有权威了。地方势力有摇摆不足为奇。我们当初在台湾招抚各番社的时候亦是这样。打跨了一个最强最跳的,其他社就只老实受抚了。”

  阵焕和荜达都有吩咐的剿匪和“宣抚?#26412;?#39564;。说?#27809;?#33258;然有份量。罗和尤其实都不反对“立威?#20445;?#20294;是对己方就这么些人马还要去“立威?#20445;?#19981;免?#34892;?#30097;虑。

  “我不是不同意,不过我们是不是换个目标?”罗奕铭?#25285;?#23385;大彪可有六百人,我们一共就二百多人,还要留人守城……”

  “孙大彪人虽多,却是临时凑合起?#21561;?#20044;合之众,击溃他不难――难得是将他斩杀或者活捉。?#24199;却?#20161;?#25285;?#21482;要他带着心腹手下跑出去,用不了多久就又能拉?#28216;欏!?

  “说得没错。普通喽啰斩首多少都无意义。关键是要除掉贼头。”荜达表示赞同,“孙大彪和张天波两个是阳山三霸之二,又是这次暴动的主犯,至少要拿下一人,才能充分体现我们在阳山的权威!”

  “要抓住孙大彪,只有打他一个出其不意。”阵焕说。

  会议经过讨论,决定首?#21364;?#23385;大彪,一来借此立威,二来也籍此拿下大崀圩,重新控制瑶区。

  “我们人少,现在县里各股势力对我们都有轻慢之心,可以将计就计。?#24199;却?#20161;献计,“不如?#23454;笔?#20197;弱,来加深这种印象,麻痹县内的土匪。”

  他建议一是撤回所有的征粮队,停止征收“?#20384;?#36127;担?#20445;?#20570;出县里胆怯的表现。

  “……新?#21561;南?#38271;是个女的――这个新闻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全县。?#20945;?#22303;著的观念,女人必然是胆?#23588;?#23567;,被派?#21561;?#21439;长是元老们‘昏聩’的表现。所以撤回工作队非常符合他们的观念。这样可以让他们进一步鄙?#28216;?#20204;。”

  荜达笑着?#25285;骸?#24819;不到?#19968;?#26377;这个?#20040;Γ?#20320;继续说。”

  ?#21364;僑市?#20102;笑:“我们撤回所有的征粮队,过几天野战医院要离开了――我们就趁这个机会大张旗鼓的打包运行李,运伤员,做出我们要逃跑的模样!”

  “这下县里怕是要轰动了吧。”

  “自然会轰动。?#24199;却?#20161;对这个计策想了很久了,“这些匪伙大约都有人在县城外埋伏?#29275;?#27880;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县里大概也有他们的眼线。我们的举动孙大彪用不了一二天就能知道。”

  “让他麻痹大意,我们打他一个冷不防。”阵焕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黎苗连的战斗,大多是山地奇袭?#21073;?#24694;劣的地形反而是他们的优势。

  “没错。?#24199;却?#20161;?#25285;?#25105;们人少,国民军战斗力很差,留在城里。战斗由山地连来执行――我们夜袭大崀圩!”

  “城外的眼线怎么办?我们这里一出动,他们肯定会发现。我们大队人马,速度比不上单人――搞不好他们还有其他联络方法:比如放烟火告警之类的。”

  “黎苗连可以先上船,做出调防的姿态――本来阵连长他们也是临时调拨才过?#21561;茫?#29616;在归建不是很正常么?”

  “然后在半路下船?”

  “一点不错。?#24199;却?#20161;点头,“土匪眼线再多,也不能沿江到处布置眼线。何况是夜间。”

  “这注意不错。”罗奕铭赞叹道,“阵连长,你的?#28216;?#25171;夜间奇袭没问题吧?”

  “夜袭、山林战、近战本来就是我们山地连的?#32943;睢!?#38453;焕?#25285;?#33628;达你觉得这计划怎么样?”

  “计划挺好。”荜达对打仗了解不多,但是这个计划她觉得有成功的可能,毕?#20054;?#24231;的三个人都是有实战经验的,“我对打仗不太懂,既然大家觉得好,那肯定行――就这么办!”

  商定了方案,大家的情绪都和高涨,接下来又对一些细节问题做了讨论,逐一落实。

  “我们现在对大崀圩的情况现在了解多少?是不是要事先侦察一下?”阵焕?#25285;?#29616;在远距离侦察是不间断的,但是大崀圩内部的情况我们不了解。”

  “要派人进去怕是有难度。”罗奕铭皱眉,“孙大彪现在防范很?#31232;?#34429;然大崀圩的五天一次的圩市又开了,可是他盘查的很紧,外路口音的生人往往会被反复盘问……虽说现在他们为了吸引客商不便随便杀人,但是被咬住了也很难脱身,反而会耽误事。我们派了好?#22797;?#20390;察员过去,都没能进入孙大彪驻军设寨的核心地区。”

  “要是我们能?#38750;?#30340;知道孙大彪的居住?#24674;茫?#23601;可以在?#25442;?#30340;时候来个黑虎掏心,直接干掉他。”阵焕遗憾的说道。

  大崀圩经过大火,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无法估计孙大彪的具体?#24674;謾?

  荜达思索再三,?#25285;骸?#20390;察这件事我看还是要做,既然我们进不去,就把人拉出来。”

  “你是?#25285;俊?

  “阳山三霸里的张天波现在人在哪里?”

  “不清楚,他企图做内应失败之后就逃走了――我们推测他应该是躲在孙大彪或者冯海?#38405;?#37324;。不过没有?#38750;?#30340;证据。”

  “我看过阳山的材料,张天波和孙大彪、冯海蛟两个是拜把?#26377;?#24351;,?#21482;?#26497;参加了大崀圩事件。他对孙大彪的情况一定很熟悉,如果能把他抓?#21073;?#23545;孙大彪的情况我们就了如?#21018;?#20102;!”

  “可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他呢?”罗奕铭?#25285;?#25105;们也的确想逮住张天波,可是这?#19968;?#28369;头的很,从县城逃走之后就此影踪全无了。”

  “这就要大家想办法了。”荜达?#25285;?#20182;又不是孙猴子,总不见得是从石头里蹦出?#21561;模?#21439;里应该?#34892;┣着?#25925;旧――阳山不是个大地?#21073;?#25105;们找找看,说不定会有线索。”

  这算不上什么奇谋妙计,然而这些日子他们要么?#20004;?#22312;灰心丧气中,要么忙于收拾残局,稳定?#32622;媯?#35841;也没想过如何的反击。此刻荜达的一番话,倒是让大?#19968;?#28982;开朗。

  “没错,他张天波不是石头里蹦出?#21561;模?#20182;也是上有老下?#34892;?#30340;人,不可能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肯定有地方藏着他的家眷!”罗奕铭?#34892;?#28608;动的挥手道,“找到这小子的家眷,自然也就把他给逮出来了!”

  “只要逮住他,就算他不清楚孙大彪的内情,至少我们可以把他推出去砍了脑袋,灭了这阳山一霸!杀杀土匪的威风。”

  “张天波有个师父,原是县里的捕快头目,名叫李双快。”罗奕铭?#25285;?#36825;个老头子好几年前就退休了,住在城外的庄子上――他应该是和李双快最?#25417;?#30340;外人了,听说每年张天波都要去拜访他。对了,王县长当初招抚张天波的时候也是通过李双快。他就算不知道李双快的具体下落,至少也掌握不少我们不知道的情况――说不定张天波的家眷就藏在他庄子里!”

  “不过张天波反水之后,这个李双快还会不会待在?#20381;?#21602;?”荜达说。

  这让大家的兴头都落了几分。?#21364;?#20161;想了想道,“至少可以试一试!李双快都六十出头的人了,不可能跟着土匪到处跑。他自持和土匪没有明面上的关?#25285;?#23500;家翁当得好好的,所以不可能落水去当土匪――十?#37034;?#20061;还躲在自己庄子?#31232;!?

  “我们可以先?#37027;?#21435;打探一下。”罗奕铭?#25285;?#25105;派几个得力的手下去探听下,如果确定他在庄子上,就把他‘请’来。”

  “李双快这老头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24199;却?#20161;?#25285;?#25454;我们搜集到的材料,他在阳山当了二十多年捕快,庇护了不少在本地行劫客商的散匪大盗,狠发了一笔不义之财。堪称是血债累累。只不过他祸害的大多是外地客商,本地人大多对他的恶行所知甚少,被他所迷惑。以为他还算是个‘本份’的捕快。”

  -----------------------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446节

  (http://www.qgu.tw/read/928/437622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网址 电子游戏厅加盟 新快3直播开奖结果 历史七星彩开奖号码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18068 3d试机号和值公式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两肖两码中特期期大公开 福彩天津快乐十分 六合彩开码结果 内蒙古11选5快选走势图基本 新浪福彩现场直播 欢乐斗地主发消息暗号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