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笔趣阁 > 武侠世界自由行(大江入海) > 第二十五章 冷酷无情

第二十五章 冷酷无情

        “哦?老兄想要一统魔门?”

        石之轩哑然失笑,背负双手仰望虚空夜月,淡淡道:“好大的口气!石某人三十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阁下自信就能做?#21073;俊?

        杨易叹道:“你的心太软,路也不对!”

        他倏然转身。

        石之轩猛然后退。

        在寇仲眼中,两人这一个转身,一个后退,实在是充满了奇异的道韵,简?#31508;?#30340;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味道在里面。

        杨易刚刚转身之时,石之轩便有了后退的动作,待到杨易转过来身来之后,石之轩便已经后退到了两百米外的大?#21734;?#22836;,这么远的距离,他竟然眨眼就?#21073;?#20284;乎没有耗费半点时间。

        寇仲又一次感到心惊肉跳。

        以人类的肉身与真气运转速度,竟然能做到这种急速,这已经超出了寇仲的想象之外,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了石之轩的不死印法配合幻魔身法的恐怖之处,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32972;?#22312;信阳城中,石之轩曾在城楼?#21734;?#20043;内追杀他们与元帅三人,?#32972;?#22240;为石之轩的目标是元帅,对他与徐子陵两人的追杀不曾动用全力,?#31508;?#34429;然觉得厉害,但不觉得不可匹敌。

        如今方才知道自己与徐子陵两人能够从石之轩手中脱身,?#30340;?#26159;侥幸之极。

        杨易将身子完全转过来之后,石之轩后退之势也随之停下,正在急速后退的整个人陡然静止,一动一静,转换的突兀之极,但却毫无半点勉强。

        寇?#20495;?#30340;眼皮子直跳,暗呼厉害。

        杨易负手看向身子一动犹如不动,不动似乎在动,浑身充满了玄奥意味的石之轩,摇头笑道:“你一辈子都在逃,逃避碧秀心,逃避你自?#28023;?#36867;避你的女儿,连你的不死印法都是逃跑的味道浓而攻击的味道淡。”

        他仰天叹道:“只因慈航落一子,邪王一生都在逃!”

        杨易对身边的寇仲笑道:“寇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人。”

        寇仲手中井中月一直不曾放下,闻言道:“邪王的名字,?#20197;?#24050;经知道。”

        杨易摇头道:“你只知道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他的经历,就算是知道他的经历,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了这个样?#21360;!?

        杨易嘿嘿笑道:?#26263;背?#27492;人精彩绝艳,一身功夫身兼佛魔两道之长,又以绝大智慧将邪极宗与补天阁两种截然相反的心法融为一炉,自创不死印法,威名赫赫冠绝一时。”

        杨易说的这些,其实寇仲都已经通过徐子陵的口中全然知晓,但既然杨易要说,他也只能乖乖倾听。

        对面的石之轩本来淡然的神情,随着杨易的说话逐渐变得森寒起来,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极大的杀气。

        杨易对石之轩的表情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道:“若是以他?#31508;?#30340;功夫才情,给他几年时间,定然有一统魔门的机会。”

        说到这里,杨易看向寇仲,“少帅,你说若是魔门一统之后,天下将会是什么局面?”

        寇仲想起自己所见到的魔门中人的行事手段,脱口道:“若是魔门一统,那时候定然是天下大?#36965; ?

        杨易闻言深深的看了寇仲一眼,“?#38405;?#30340;智慧,在江湖厮混可以,打天下确实有点难为你了!”

        寇仲老脸通红,“不知前辈有何高见?”

        他在向杨易询问的同时,心神却一直不曾减少过对石之轩的感应。

        就听杨易继续道:“魔门一统,天下就会大?#36965;?#26080;稽之谈!如今魔门并没有统一,为什么天下还会如此混?#36965;俊?

        寇仲道:“昏君无道,挖运河,征高丽,因此民不聊生,揭竿而起。”

        杨易问道;“这与魔门有什么关系?”

        寇仲无言以对。

        杨易看了石之轩一眼,继续道:?#26263;笔?#36825;位石兄眼看就要统一魔道,身为正道人物代表的一个?#25490;?#32456;于坐不住了,他?#26725;?#36963;最为优秀的弟子?#24613;?#38459;止这位精才绝艳的魔门天才,以免魔门的两派六道真的统一起来,到时候那可就麻烦大了。”

        他看向寇仲,“小子,你说这正道的首脑是那个?#25490;桑俊?

        寇?#20495;?#31505;道:“前辈明知?#39280;剩?#22914;今的正道首领,自然就是慈航静斋了!”

        杨易笑道:“是啊,连你都知道慈航静斋是白道首领,可见他们的声望有多隆。”

        “他们拿下了道门的宁道奇,按住了岭南的宋缺,环顾天下再无抗手,正心满意足之时,谁知道忽然出现了一个石之轩,这让她们如何不怒?隐然为天下第一代?#25490;桑?#24590;能坐看能与她们相抗衡的魔门势大?”

        杨易嘿嘿笑道:“于是她们的优秀传人出山降魔!”

        说到这里,杨易看向另一边桥头的石之轩,“石兄,我问你一件事,你这一辈子可曾做过什么恶事?”

        石之轩嘿嘿冷笑,“安抚西域算不算?分裂突厥算不算?”

        寇仲这才记起,石之轩还有一个“裴矩”的身份。

        他想说裴矩支持杨广三征高丽,?#38405;?#22993;道?#38376;?#32473;军士,甚至耗费民力,结丝绸与树干,只为在国外使者面前彰?#36816;?#22269;国力的富强,此等之举劳民伤财,也正是隋朝灭亡的原因。

        这个念头刚刚生起,忽然想到这都是碧秀心死后,石之轩才有的动作,心中不由一寒,“难道是因为慈航静斋的原因?”

        杨易看到寇仲神情有变,笑道:“你猜到了?”

        寇仲摇头道:“晚辈不太清楚。”

        杨易道:“慈航静斋的传人碧秀心想要除妖降魔,嘿嘿,结果被妖魔给降了!碧秀心与石之轩决?#21073;?#21364;被石之轩给打个半死,嘿嘿,当真有意思!”

        他看向石之轩,“石兄,你可知你做的做错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石之轩见杨易似乎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21018;疲?#24515;中惊惧不已,他只凭感应就知道杨易的不好惹,看到杨易之后,隐隐有遇到克星的感觉,这种感觉比遇到慈航静斋中人还要强?#36965;?#36825;还是从所未见之事。

        此时见杨易询问,冷然道:“我做错了什么?”

        杨易道:“我最看不起你的就是这一点,你既然胜了碧秀心,就应该将她杀了,为何要?#31354;?#22905;的身子?”

        石之轩默然不语。

        杨易叹道:“你现在竟然还对她存有愧疚之心?”

        “我问你,碧秀心是因为什么死的?”

        石之轩身子一颤,依旧不说话。

        杨易冷笑道:“你给了她不死印法,她就真的接下来,让后费劲心神苦寻破解之道,若是她真的?#38405;?#26377;情有义,又怎会真的想办法破解你的功法?”

        石之轩依旧?#32842;?#19981;语。

        杨易不以为意,继续往下说,“但你既然?#31354;?#20102;她的身子,她?#38405;?#20167;视也是应该,但最不该的是,你们竟然还有了孩?#21360;!?

        杨易对寇仲笑道:“碧秀心有了孩子之后,情况起了变化,两人终于结为夫妻,但因理念不同,石之轩离?#39029;?#36208;,却将不死印法留了下来。”

        “他既然留下来心法,碧秀心竟然就真的想要破解,嘿嘿,夫妻两人到了这个地?#21073;?#31455;然还互相比较,互相争斗,也算是一个奇!碧秀心就因为苦思破解不死心法减寿而死,而石之轩也因为这个,有了心结,不死印法有了破绽,三十年来,无有寸进。”

        杨易见寇仲一脸?#20102;跡?#38382;道:“通过这件事,你发现了什么?”

        寇仲脱口道:“邪王不愧为邪王,魔门子弟,心性当真冷酷,竟然连自己的结发妻子也想害死!他要是不留下不死印法的话,碧秀心也不会这么早就死去。”

        杨易摇头道:“恰恰相反,从这件事,正好可以看出慈航静斋的冷酷无情!”

        寇仲愕然道:“这从何说起?”

        (未完待续。)

  (http://www.qgu.tw/read/93600/197320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gu.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大乐透开结果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strike id="fdbf1"></strike><span id="fdbf1"></span><ruby id="fdbf1"><dl id="fdbf1"><del id="fdbf1"></del></dl></ruby>
<th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th>
<span id="fdbf1"><video id="fdbf1"></video></span>
创富丶心水论坛 浙江快乐12图表走势 吉林时时彩电子走势图 中国羽毛球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开走势图 乐彩app是真的假的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图 四川时时彩高手群号 秒速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平特肖公式 广西快乐十分 最精单双中特公式 秒速飞艇官方投注平台 时时彩组六的号